格格党文学

首页 极道武夫
字:
关灯 护眼
格格党文学 > 极道武夫 > 第三章 悄然离去

第三章 悄然离去

        直到看见远方城头的轮廓时,又是临近黄昏时分。

        璃城比珉城要大上三倍不止,在安平王辖下也算是座大城了。

        临近城门前,刘茅先从干巴巴的黄土地上抓了几把灰抹在脸上。

        他不禁有点心痛,赶路时遇见一眼泉水,俯下身灌了几大口后才舍得把脸洗净,那时他倒好好看了看自己。

        泉眼中倒映的瓜子脸庞,脸部线条比他前世柔和许多,鼻子高挺,一对剑眉英气十足,只是眼睛小了点,狭长的让人觉得稍显阴柔。

        若是再眯眯眼,免不得让人觉得起了歪心思。

        只是遇到赶路的行人有些奇怪,每每想上去搭话,被其上下打量一遍,不言一语就急匆匆离去。

        刘茅自语道:“还是帅的。”

        只是这身破烂锦袍得先脱下,扔在一旁的树丛中,还不知昨夜的马车是否来到过。

        城门处比往日更热闹,竟有十守卫矗立,个个穿着制式皮甲,膀大腰粗,肥头圆脸,怕是平日里捞了不少好处。

        其中只有四人是刘茅原身记忆中往常看守的,今日又多出六人,看来很是重视,他心里有点凝重。

        临近傍晚,想要进城的人络绎不绝。

        等刘茅再次出现时,披头散发,浑身散发出恶臭尿骚味,白色里衫哪有一点贵族样子。

        黑黄泥印交接的脸上痕迹,隐隐能看出几只鞋印留下的证据。

        待他走到城卫跟前,饱含热泪,正要说出提前准备好的,被马匪劫道英勇反抗惨然收场欲报效投军的落泪故事。

        正前方胖头守卫退后先声道:“遇到马匪了?”

        “你怎么知道?”刘茅难以接受,难道这样也能认出来?他的演技就这么差吗?

        “然后抢劫一空还被打了一顿?”胖头兵右边的黑脸汉子道。

        “你竟然也知道?”刘茅先被胖头兵揭穿,再被黑脸大汉说破,信心受到巨大打击。

        “我还没输。”刘茅安慰自己。

        “是不是要准备从军?”胖头兵左边的大肚子抢先发言。

        刘茅不想说话,绝望的情绪由内而外散发出来。

        正前的胖头兵忍不住大声道:“赶紧进去,城主府招满,没你公家饭吃了,没钱就要饭去!”

        刘茅愣神缓过来,说道:“你不抓我?”

        “快滚!天色黑了马匪一来,不进城想死别挡着后面的人!”

        几名卫兵捂着鼻子散开一条道。

        连周围的行人也都散开,实在太骚了,憋的不久闷不出这么重的味。

        刘茅进去后忍不住回头道:“那马车……”

        “*马*!”离刘茅最近的几名城卫兵对着他大骂。

        “果然,伞兵克高手。”刘茅感叹道。

        “寂寞,实在寂寞。”他抬手摸着胸口,落日余晖下行走中拉长的影子竟然别有一番韵味。

        只可惜少了一只鞋子,一高一低中,走路有些跛脚,连带着影子也觉得滑稽起来。

        “下次得避开黄昏再行动,黄昏克我……”

        夜幕降临,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现在一座小院外。

        院前大门紧锁,左侧围墙与另一家院子夹成的巷子里。

        围墙下后侧的排水孔洞前,黑影趴着把手伸进窄小的洞口左右掏弄。

        刘茅没想到原身偶尔来璃城游玩购置的宅院帮了大忙,万事无钱难,原身总算做了件好事。

        这事本该周伯来做,也是应对钥匙没带或遗失时的情况。

        可周伯至今不知所踪,也不知死了没。

        他观察许久才确定周围无人盯梢,看来马车并未来到璃城。

        摸索一会可算摸到一串锁匙,就差没把脖子往里挤了。

        起身前往院前大门,挨个插入试着,“咔”的一响,铜锁跌落,大门应声而开。

        刘茅闪入其中,关上大门。

        小院不大,客厅两边围着两间卧房,院里右下角落有一口井,井边还挂着木桶。

        他照着记忆走到周伯的卧房前,拿钥匙打开房门,在床边的衣柜里拿出一身素色普通的衣物。

        返身出来朝井口走去,提着水桶往浴房来回送水,一米多高的浴桶一会就灌了大半。

        “差不多够了。”

        刘茅擦了擦汗,早上到现在没吃东西,属实有些虚弱。

        为保险起见还是明日再出门。

        泼出些水洗手,到厨房墙角抱些柴火扔进火炉,把米粮和水倒进铁锅里,用木锅盖闷住。

        回到浴室脱去脏衣物,他赤颗颗躺在浴桶里。

        “安逸!”

        好不容易舒了口气,把所有事在脑海好好梳理了一下,思考着自己接下来该去哪。

        “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自己胸无半点墨水,考取功名更没戏。”他仰望着木梁想着。

        自己是自己,原身是原身,虽然原身已经死了,可他也没多认个爹的爱好。

        顶多看在继承的血缘关系份上,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多多帮扶,可如今自身难保。

        “自己来这总不可能当一世商贾走贩,上辈子宅惯了又没一技之长,何况胸口还有这珠子,真担心哪天就突然变成绿皮。”

        刘茅心头有点沉重。事关前途生死的大事,他得仔细想想。

        在脑海浏览着原身记忆,大多是莺莺燕燕欺男霸女之事,他有些无语。

        “还是得指望自己。”

        “这前两年皇朝易主,又遇到绿皮怪人,莫非世上真有仙人?”

        他有些不敢肯定,摸着胸口的绿珠印记出神。

        “那老头也是个怪人,不过大越姓顾的皇帝应该是有真本事,一人之力能让王朝易主,再以讹传讹也改变不了武力强横的事实。”

        “不知会不会御剑飞行,这地界总归感觉怪异。”

        他暗下决心,以后便去练武寻仙,有了强横的实力总不会活的太差。

        “要是我学成有术,就找皇帝较量较量,赢了也要过把皇帝瘾。”刘茅美滋滋仰躺傻笑。

        直到空气中传来一阵焦糊味,这才不舍的起身擦拭完,穿上衣物。

        快步赶到厨房,熄灭柴火,拿着大碗用木勺把未焦黑的上部铲出。

        简单食过晚饭后,回到卧房休息一阵困困睡下。

        第二天,他早早醒来,把原身卧房里放在枕下的几锭银子和一叠金票拿出。

        又去到周伯卧房,翻箱倒柜一阵才找到几两碎银。

        取了衣柜里几件朴素衣物,拿件袍子把衣物和金票包好,做成包袱挎在左肩绑住。

        又拿剪子把长发剪短,散下来能遮住半张脸,取了院门口的斗笠戴在头上,愈加看不清底下面孔。

        搬来浴桶倒扣在左院墙边,一个跳起跃到桶上。

        “以前原身没这么能跳才对,莫不是快要变了?”

        刘茅蹲在浴桶上,愈发觉得紧急,得赶紧找机会弄清楚才行。

        起身一跳双手紧紧抓住围墙高沿,借势抬起一条腿跨过一边,慢慢往外挪移,总算安全着地。

        出巷钻入人群,找了不远处人多坐落的驿馆进去,寻个靠窗的位子坐下。

        再冲嘈杂的环境中叫喊一声:“小二,一盘酱牛肉,三两好酒。”

        “好嘞!您稍等!”几米处正走来的灰朴小伙立即应答。

        “你们听说了吗?离这不远的珉城,一城的人全死了,个个青皮,臭气熏天!”邻桌的有个蟒皮大汉说道。

        “我那兄弟今早还看见有官府的人回来,脸色极差,要我说,这璃城怕也不太平了。”一旁的灰衣大汉也说道。

        “你们别不信,那是瘟疫,会传染的,谁也受不住!要我说就得将珉城烧了,这样咱们这就不会有事了,晦气。”蟒皮大汉接着说道。

        “我听说安平王震怒,誓要下面查出瘟疫源头,怕也是疯了。”另一桌有人说道。

        “可不是嘛,那小王爷惨死珉城人尽皆知,我倒要叫声这瘟疫来的好,以恶治恶,哈哈!”又一桌有汉子笑道。

        刘茅把笠檐低了低,抿了口浊酒,留下一两碎银子起身离开。

        在街上,姑娘们的胭脂粉气沿路飘香,河中红篷小船有才子佳人吟诗作赏。

        他只觉得头大,那便宜老爹怎么样闹不说,现在璃城也留不得了。

        原身这臭名昭著的程度他算知晓了,得赶紧到码头乘船跑路,离开安平王辖下才好。

        顺便问问去哪能学真本事,船夫们应会途听知晓一点。

        想到绿珠,他不禁加快沉重的脚步。

        璃城码头

        一支支乌篷小船停靠在江边,带着大包小包行李的旅客神色匆忙,各自跟船夫商讨着价钱。

        刘茅扫了扫,找了个老迈的船夫问道:“老丈去皇城吗?”

        老汉打量了下刘茅,开口道:“小相公去皇城作甚,您这身在皇城里可活不了几天的。”

        “我去投奔那里的亲戚,正好他那儿正缺个记账的伙计,我学了些皮毛,倒是能担任一二。”刘茅笑着说道。

        “一百两银子,不讲价,去的话交钱到后面船头上去。”老汉眼神一撇,转眼换了性子。

        “好…好的老丈。”

        刘茅忍住敲他一脑包的冲动,递过一锭银子,转身站在了后边船头。

        摇摇晃晃的,干脆坐了下来。

        等了一会儿,老汉前方忽的出现一对女子。

        站左边的女子一袭白色繁花抹胸,外披一件白色纱衣,肌肤如雪,三千发丝散落在肩膀上,双眸似水,峨眉淡扫,巧笑嫣然,面上不施粉黛,说话声传入耳中只觉轻柔婉转。

        右边的女子虽不及旁边亮眼,却也端坐秀丽,十分耐看,穿着一件略显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衣,扶挽着左边的女子。

        老丈满脸笑容的与两位女子交谈着,真是要多和蔼有多和蔼。

        左边女子看了刘茅一眼,对着老丈轻轻点头,慢步朝着他所坐的乌篷船走来。

        直至走到刘茅跟前,女子看不清斗笠下他的脸色。

        对着点头一笑,在右边女子的搀扶中坐进了船心的乌篷小筑。

        跟在后面上船的老丈笑容一收,站在船尾用杆使力一撑,小船脱离岸边。

        纵声一笑,船儿在老丈摇橹的波纹中荡漾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