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文学

首页 极道武夫
字:
关灯 护眼
格格党文学 > 极道武夫 > 第六章 明悟

第六章 明悟

        第二天早。

        “这位公子,买根簪子吧。品质上好,童叟无欺。”刘茅站在街边一处卖饰品的摊位前,听摊主谄媚笑道。

        “你倒是跟我说说,我这短发你让我如何簪。”他顶着一头齐耳中分短发拨弄。

        “买块玉佩如何?玉料上成,雕工精美,大师出品。

        请的是青龙集有名的玉雕大师怀仁先生,呕心沥血用尽……”摊主扒拉说个不停。

        若是前两日,刘茅是没心情在这浪费时间的。

        而昨晚初入练皮下层,带来的变化给了他巨大的信心。

        也不再为生路发愁刻意躲避。放下包袱后,整个人有着一点超凡脱俗的意味。

        在摊前挑了一块玉佛坠子,挂在胸前放入怀中,低头看整好能遮住青珠印记。

        衣装之下玉佛贴身,外人也不可能透过衣装,颇有几分掩耳盗铃的意味在。

        “这下心里舒服了!”

        扔了几两碎银就摇步离开,走的那叫一个姿势奇怪。

        “公子留步,公子留步啊,钱给少了,再多给点啊,公子……”摊主长声叫着。

        刘茅理都不理,他还没嫌给多了,真拿他当土包子了。

        “也就小爷心情好,不然非掀了不可。”他嘀咕着。

        整座皇城恢博宏伟,呈四方形。

        分别以东西南北划分为四块,以玄武朱雀青龙白虎四神兽命名。中心则是越皇皇宫所在。

        而刘茅所在为青龙集这块区域,多以纺织品为主,商铺林立,早街上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他百无聊赖走在街上,四处游览。

        看着偶遇而过的巡卫兵,个个孔武有力,黑色制式皮甲,统一装配精铁长枪。

        他虽然想测测自己,可不至于往人枪杆子去碰瓷。

        顺着行人指引,来到青龙集最大的武馆,在馆外就能隐约听见拳脚声。大门的牌匾写着四个大字:青山武馆。

        走进馆内,入目的空地上,一片赤膊大汉正扎着马步。

        不远处还有多人两两在树下对练,站在青壮们前的是一位背手赤着上身的青年大汉,肌肉盘虬看起来颇为吓人。

        “小子,来练武的吗?”靠门的人转身问道。

        “我来切磋。”刘茅回答。

        “老大!有人踢馆!”那人立即朝后方男子叫喊。

        正欲辩解,可背手的青年大汉已经转身。

        面容粗犷,浓眉大眼,蓄着一嘴胡子,莽汉气息十足。

        他急忙道“误会误会,是切磋不是踢馆。”

        大汉走了过来,看着有些瘦弱的刘茅说道:“切磋?你快出去吧,我不打你。”

        “大哥怎么称呼?”刘茅笑着说道。

        “程立文。”大汉回答,已经转身要离开。

        “程大哥开个玩笑,我来学武,到哪交钱。”刘茅只好顺杆接上去。

        他看出程立文没兴趣跟他交手,只好先留在这里再说。

        “李师弟,带这位小兄弟去偏院。”程立文找来一位青年,说完便不回头的走了。

        跟着这位李师兄,来到左边一处院子。

        把银子交了后,就成了武馆的一名弟子。

        李师兄带着刘茅来到刚刚的大院前,让他跟着先扎马步,而自己则站在一旁监督矫正姿势。

        刘茅总觉得被坑了,一边扎着问道:“李师兄,我们武馆不发独门武功秘籍吗?比如鹰爪功,无影腿,十八路谭腿。”

        李师兄一脸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嗤笑说:“你小子武侠小说看多吧,哪有什么独门武功秘籍?要说刀枪剑戟这些武器,还有招式可教。咱们武者,主在打熬自己的身体,讲究一力降十会。

        任你百般花样,我自一力破之。在与人对战中,随机应变出招,击打对方要害克敌制胜。

        若是想学招式,不如去学样武器,醒醒吧孩子。”

        原来全是自己一厢情愿。

        没有什么武林高手武功秘籍,可自己这怪异又是怎么解释?

        “那李师兄知道哪有仙人吗?”刘茅又问道。

        “师弟这是病,有时间看看大夫,练武救不了你。”李师兄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刘茅心情复杂,马步也不扎了,转身朝着树下的石锁走去。

        他看着最大的石锁,标着一牛之力,转头问旁边的师兄。

        得知一牛之力为五百斤后,抓住石锁,缓缓用力。

        在众人惊诧瞪出的眼光中,将石锁缓缓举起,猛的甩出,引起一阵烟尘飞扬。

        他感觉自己已经尽力,差不多就在一牛这个水准。

        也不做停留,在大家怪异的眼光中走出武馆。

        回到客栈,他把浴桶换上新水,盘坐在浴桶中。

        心里已经知晓,这千山诀与绿珠怕就是自己的机遇。

        刘茅渐渐明白,为什么总觉得这地界怪异。

        自己身上的绿珠和借来的千山诀,好似根本不属于这里。

        就如同凡人世界的修仙者,现代文明人处在原始部落。

        他想起记忆中两年前皇城易主,百姓说皇宫中有烈黄光柱冲天而起,看来不是假的,皇帝老儿定是知道些什么!

        打定主意,决定先把千山诀能练多高练多高,然后再去找皇帝老儿叙叙,这种与此地格格不入的感觉让他很不爽。

        闭目,脑海里回忆起昨晚的青珠画面,果然那青珠在脑海猛然出现,跟昨晚一模一样。

        想到昨晚青珠的灵性行为,刘茅心念一动,泥丸宫能量气息奔涌而出。

        他大喜,控制着能量输出的大小,确保跟经脉吸收速度持平,这才沉心吸收起来。

        过了好一会终于感到经脉涨满无法再吸收时,这才停止输出,并引导能量气息奔涌回去,果然可行。

        哈哈大笑,全身皮肤愈加白哲,看起来比之前更加坚韧。

        感受到了实力精进,忍不住赞道自己真是天才,举一反三。

        只是这该如何达到外皮如铁呢?他发起了愁。

        得知这地界的怪异,或者说自己的怪异后,刘茅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绿珠上了。

        红线已经试过,给他感觉是一种新生焕发勃勃生机的能量,一切都往能好的方面发展。

        他一咬牙,心念一动,一点点缓缓引出绿色能量。

        绿色能量出现那一刻还没异常,顺着练皮经脉路线运转一周天,竟然被经脉吸收!

        或者说它在主动破坏,是它强行钻进去的!

        而且钻进后,经脉也开始膨胀变大。

        刘茅忍着剧痛,全身开始变绿,一点点开始病态的鼓涨起来,转眼间体型增大了三分之一,变成了一个臃肿的绿胖子。

        他也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好歹懂点生物,知道人的身体都是由各种各样的亿亿万细胞组成。

        绿色能量的这种行为,在他看来更像是把他的细胞变成病毒!

        膨胀就像病毒在快速增殖!而绿色能量把这个过程的时间,缩短了千百倍!乃至万倍!

        赶紧把绿色能量停止输出送回,引动红色能量。

        红色能量顺着练皮经脉运转,果然开始被经脉吸收,经脉开始被修复,慢慢恢复正常。

        全是绿色开始褪去,体型也慢慢收缩。

        待到完全恢复正常样子,皮肤看起来更加坚韧。

        他细细感受,果然比没有吸收绿色能量前更强,这种力量时刻在增长的感觉让他着迷。

        于是开始按照这样反反复复修炼起来,经脉细胞被一次次的破坏修复,整个人一会变绿膨胀,一会收缩回原型。

        表皮在一次次收缩中,开始散发如玉一般的光泽。

        直到天边的幕布拉下时

        房间盘坐着的刘茅,浑身表皮宛如羊脂玉一般,在昏暗的房间中褶褶生辉。

        再继续输送绿色能量时,经脉已经不再膨胀。

        突然双眼一睁,哈哈狂笑起来,外皮如铁已然修成!

        只是……他挠挠头,把绿色能量灌入练皮经脉中,并不是被它破坏,而是主动吸收起来。

        表皮也随之变成了绿色,宛如珉城的绿皮!

        “好像在无数次的破坏恢复后产生了抗性,能主动利用绿皮能量了。”

        感觉灌入绿皮能量,力量较之正常铁皮状态又增强了不少,只是增强了多少不好判断。

        不过最多只能吸收这么多了,再多就得爆开了。”刘茅起身站在铜镜前看着自己自语道。

        “终于还是变成了绿皮。”他神色有点悲伤。

        而且,把绿色能量撤出,换成红色能量,也能主动吸收进去。

        不过全身表皮会泛着桃红,仿佛涂了一层女人的胭脂。

        力量却能感觉到巨大增幅,较之前最少增强了几倍,具体多少倍他不好判断,还得经过测试才知道。

        只是维持这种状态很消耗红色能量,需要不停输送灌入才行。

        不像绿皮状态,只需要不多的能量维持就行。

        虽然力量增幅没红色高,但实惠!

        恢复正常,这才好好感受了一下。

        目前的力量大约是十牛之力,足足近五千斤!

        他被这具体数字震的合不拢嘴,拿起茶杯想喝口茶压压惊。

        砰的一声,茶杯爆了!

        没控制住,尴尬……

        刘茅挠挠头,开始在房间里拿各种物品适应起来。

        如果有人站在外面,就会听到房里传来各种各样奇怪的碎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