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文学

首页 极道武夫
字:
关灯 护眼
格格党文学 > 极道武夫 > 第八章 虹息振幅

第八章 虹息振幅

        “是你!刘……?”婉儿指着刘茅惊呼。

        “叫我华哥就好。”他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

        “公子难道不解释一下为何无故闯入我的书房吗?”婉儿从最初的震惊回过神来,红着脸质问道。

        刘茅有点心虚,手臂的触感隐隐犹在。

        眼珠左右转动,开口道:“是这样的,前面在船上不是跟你说要找皇帝老儿比划比划嘛。

        可皇宫太大太严,不好进去寻找。

        然后看到南门有车辇出来,我顺便跟来想问下里面的男子,皇宫怎么走?没等我问他就进府了,为了方便只好来拜访一下,不成想迷路了。

        单纯问个路,你不方便的话我就先走了,下次再见。”

        他说完转身就要开溜,婉儿出声咤道:“站住!”

        “婉儿姑娘,咱也不是有意的。我家里还有事,八十岁的老母亲等着我回去吃饭,你就放过我吧。”刘茅转身赔笑。

        “你不想找皇帝了?”婉儿说道。

        刘茅眼神一亮:“你知道怎么去?”

        “我父亲知道,跟我来。”婉儿白了一眼,走出房门。

        “这么快见家长,有点不太合适吧,我不是个随便的人。”他跟在婉儿后面边走边嘀咕。

        走在前面的婉儿身姿摇曳,裙摆随风扬起,犹如一朵盛开的白莲花。

        她低声怒道:“闭嘴!”

        打开宅院大门,正好在门口碰见晚膳欲推门而入的侍女小青。

        那小青脸色冷冰冰的看着婉儿身后的刘茅,二话不说就是一腿踢来。

        “快躲开!小青你停下!”

        刘茅脸色怪异,在婉儿出声的惊呼的劝声中,任由对方踢中自己胸口。

        小青见对方不躲避,晚膳才一会的时间就多出了上次船里的男子,在失职的羞愧下不听劝阻,更是加重了几分力道。

        可是并没有想象中刘茅被踢飞的场景,他站那一动不动仿若不动明王。

        反倒她自己感觉踢中了一块铁板,腿脚被震的生疼。

        他感觉跟挠痒一样,这小青想不到是个练家子,难怪成天见他就一副臭脸。

        胸口轻轻一顶,在小青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倒飞出去,狠狠摔在了几米外的假山上跌落下来。

        “激动了点,用力过猛。下次记得让你的侍女踢人别穿裙子。”刘茅尴尬的对着瞪眼的婉儿道。

        “小青,你怎么样?”婉儿反应过来,没多想立刻走到小青身边,抱起急声道。

        “没事,皮外伤修养几天就好。”没等小青回答,刘茅插口说。

        小青模样有点惨,额头上开了个口子,一直在流血。其他地方倒没什么事。

        “你等着,我去叫府里的大夫来,不会留疤的。”婉儿把小青放在假山边,回身瞪了眼刘茅,起身去找大夫。

        “寂寞,属实寂寞……”刘茅揣着手,斜躺在院子门口的台阶上望着明月自语。

        一会儿,婉儿带来五个女婢子,几人抬着眼神冰冷的小青往后远去。

        婉儿抬眼看到看戏的他,走向右边院门无奈道:“过来。”

        刘茅见婉儿敲门,刷的一下跳起,跑到身边,跟狗腿子一样笑着。

        “见到我父亲别动手动脚的,知道没。”婉儿低语。

        “明白明白,他说一我不说二。”刘茅尽皆点头称是,只求她少说一点话。

        院门咯吱一声打开。

        一位穿着绣有金凤牡丹图衣裙,跟婉儿有七分像的美妇站在门内,旁边是开门的身着淡粉色衣袍的侍女。

        “母亲,这位是我朋友,他有事要见父亲,您跟父亲说一下嘛。”婉儿见美妇一直在打量刘茅,赶紧出声解释。

        “嗯,先进来坐会吧,我去跟你父亲说。”美妇点头一笑,回身走进侧边的通亮书房。

        婉儿和刘茅进门,被请在园中竹林旁的石凳石椅上喝茶等待。

        过了一刻钟,书房门终于打开,一位金边素色锦衣的中年俊美男子迈步走来。

        直至跟前,刘茅起身抱拳作礼。

        他虽然书读的不多,但是做个文明的武夫还是很有必要的。

        “坐。”

        锦衣男子饶有兴趣的坐下看着。

        刘茅坐下便开口问道:“伯父可知皇宫内皇帝休憩的地方怎么走?”

        他虽知道急着开口未免落入下风,可待这里浪费了许多时间,还有大事要做,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男子抿了口茶水,缓缓开口道:“哦?这么晚了有事不能明天去说吗?”

        刘茅最烦这种政客绕来绕去的,直说地点他就走了,墨迹。

        这家伙看着也是不安分的主,大半夜愿意见他。

        他决定不浪费时间,一句定音

        开口道:“月黑风高夜。”便闭口不言了。

        男子见他说了一句就不说了,眼神流转沉思着。

        一会儿,对着婉儿道:“婉儿,去我书房书柜把上面第二排第三本书拿来。”

        婉儿进书房把一本书拿来,封面写着《山河图录》,是一本地理异志,写的是大越皇朝各地的江山民景和当地的风俗传说,颇为有趣。

        男子接过书,翻开某一页,那里夹着一张草稿画纸,看起来是一副建筑布局图。

        男子拿出画纸说道:“你要的就在这,不过得先打赢我,才能拿走,不然你没有资格去。”

        刘茅喝茶都快淡出鸟了,这老男人还要跟他装个笔,起身站在一旁,不耐烦道:“赶紧打,我还有事没时间跟你闹。”

        男子抽了抽嘴,把画纸放在一旁。

        起身深吸一口气,气血涌动,青筋暴起。

        竹林晚风卷起凋落的竹叶漫天飞舞,吹得他的袖袍猎猎作响,隐隐能见布满青筋暴涨一圈的手臂,极富力量感。

        刘茅看着竹叶飞舞袖袍猎猎,在其中帅气逼人的男子,正视起来,怕不是个绝世高手,排场比他还大。

        他决定小心应对,常言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引动青珠的红色能量,疯狂灌入已身,肌肤泛起不正常的桃红色,全身肌肉不断膨胀变大。

        随着红色能量涌入越多,突然砰的一声,达到饱和。

        全身衣物已经承受不住被撑爆,只剩下扎着收缩裤带的阔腿内衬丝裤还紧贴着。

        此时刘茅身高拔高了将近半米,肌肉高高隆起紧密覆盖住全身,爆起的青筋宛如一条条绿色长虫在不断扭动,体表皮肤桃红已经变成深红色,鼻息在空中呈现可见的白色雾气喷涌在身下的男子头上,仿佛在说巨人已经很生气了!

        这是他第一次修成佛身骨玉后灌入红色能量,得益于各处基本都修炼完全,想不到全力爆发后是这种状态!

        满满的力量感让他忍不住想宣泄出来,举起砂锅大的拳头轰向身下男子。

        男子早已被他忽然的变身惊到,在他举起拳头时,他就有种生死预兆,极速向后撤去。

        一拳落了空,顺势打在了一旁的石桌上。

        灰色石桌当场爆裂,碎块粉渣四散纷飞,铁拳所至皆为残骸!

        刘茅哈哈畅声大笑,声音震鼓轰鸣,惊起竹林中酣睡的飞鸟四散而逃。

        “再来!”他双腿下躬欲借势冲向男子。

        男子亡魂皆冒,急声颤道:“我认输!婉儿快叫你朋友住手!”

        一旁的婉儿早已惊的说不出话来,听到父亲的呐喊,急忙劝刘茅住手停下。

        “早说嘛,害我白高兴一场。”

        刘茅捡起被石块压住的画纸,上面是皇宫的建筑布局图,皇帝的日常起居之所和其他的活动之地被标注的明明白白。

        “走了,不用送,下次再见!”

        他有点可惜没能痛快打一场,这种压抑力量的感觉真不爽,早知道这么弱就不变身了,亏还搞这么大排场吓唬人。

        收回能量恢复原型,蓄力一跃,在父女怪异的眼光中,跳出院墙朝着皇宫方向离去。

        自远方隐隐传来奇怪的声音:

        “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