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文学

首页 极道武夫
字:
关灯 护眼
格格党文学 > 极道武夫 > 第九章 弑皇

第九章 弑皇

        等刘茅从李府跃出来,街上仅有的少许行人看自己眼神颇为怪异。

        这才发觉刚刚变身后,衣物撑破,现在只穿着一条阔腿丝裤。

        加上白哲修长的身材,让人误以为是抓奸而逃的白面小生。

        无奈折返回去跟男子要了身黑色锦袍,潇洒倜傥,将近一米八的个子穿上正合身。

        已入深夜,贴在南门墙边的刘茅隐在黑暗中。

        见周边商铺已关,住宅人家皆熄灯而眠。

        刘茅贴身像只壁虎一样,扣着城墙一点一点往上爬,呲呲的石头碎裂声自墙面响起。

        只是响声微小,在黑夜中倒也没人注意。

        等到刘茅爬上城头,依靠灵敏的视听五感,不断闪身掩藏,躲开巡卫的禁军进入皇宫。

        依靠男子给的布局图,极速向皇帝栖身之所天銮殿逼近。

        躲在天銮殿不远处的石阶阴影处,远眺望去只有两名金甲禁军侍卫守着殿门,殿内灯火通明。

        他仔细一想,已经到这了,也不用再多小心,到时候跟皇帝老儿打起来还是会被发现,索性大摇大摆走向殿门。

        两名金甲禁军深夜突然见刘茅出现,一名禁军上前拦住说道:“站住,报上……”

        还没说完,直接被刘茅早已蓄力好的右拳打在胸口,接近两万斤巨力倾泄而出,对方胸口塌陷传来哔哩啪啦的咔咔脆响。

        整个人以一种奇异的扭曲喷血倒飞,撞在殿前粗大的木梁上,血肉炸裂碎肉四散,留下入木印痕。

        几乎是出拳的一瞬间,刘茅左腿一蹬在原地留下深陷的足印,闪身将另一名侍卫轰入殿中,将天銮殿前后击穿,只听远处传来砰的落地声,看不见禁军人影。

        被喷一脸鲜血的刘茅,宛如来自地狱的杀神。

        他表情呆愣站在原地,虽然有大战要杀人的心理准备,可第一次看到这幅自己缔造的血腥场景,心里还是难以接受的。

        两人与自己互不相识,只是因为对方禁守在殿门前就惨遭血手。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己会不会也像他们一样某天惨死在别人手下?

        刘茅心里有些难过,优柔寡断不应该属于他,走上修炼路,那就回不了头。

        谁要挡在他面前,他就杀谁!佛挡杀佛神挡杀神!

        哪天若死在别人手下,只能怪自己实力不高技不如人。

        这番思想下,他愈想要变强,强到无人能敌,天下皆刍狗!

        好吧,其实就是他本性暴露后自己的暗示加掩饰,在拥有强大力量后,有些管束不住自己。

        便如前世去楼上那户人家,要当时有这番实力,他会逼逼赖赖负气而返?

        进入殿内,穿着白色丝衣的大越皇帝顾黎就站着殿内,双手放在背后,静静看着走进的刘茅。

        中年男子模样的顾黎身材修长,面容苍白,长相普通,发丝掺杂着大量银丝,身上有一股奇怪的气息让刘茅感觉到危险。

        双方互视着都没有说话,气氛紧张。

        终于顾黎开口道:“魔地失效才几天,外面的人这么快就知道了吗?我乃烈阳宗真传弟子,这里两年前我就来了。你走吧,我不想浪费真气。”

        “真气?先打过再说!”刘茅现在肯定这个叫顾黎的青年男子知道什么,先下手为强,抓住再问明白。

        左腿一蹬石板塌陷,借势欺身而近,右拳打向对方。

        而顾黎后退速度奇快,留下道道残影,躲开他突然发难的右拳。

        刘茅脸色惊诧,继续向前冲去打向对方。

        顾黎面带怒色道:“你想死我就成全你!”全身气息爆发,气势恐怖。

        周围温度极速升高,手掌快速向前推出喊道:“烈焰掌!”

        只见一只火焰手掌自对方掌中出现,向着直冲而来的刘茅拍去。

        刘茅脸色惊异,全力与火焰手掌相撞。

        恐怖气息自中心爆炸开来,席卷整个天銮殿,木屑纷飞,一瞬间被夷为平地。

        烟尘中他闪身出现,衣物头发眉毛能烧的都被烧没。

        浑身上下玉泽流转,犹如一座白玉雕像,赤颗颗顶着一颗卤蛋头冲向对方。

        顾黎抽身后退残影阵阵,不断打出火焰手掌。

        而刘茅虽然不惧那火焰手掌,但奈何对方速度太快,他根本追不上更打不着,只能不断被对方的火焰手掌拍打。

        渐渐顾黎发现火焰手掌对其无法造成伤害。

        翻手突然凭空出现一柄黄色长剑,剑光流转间有着难言的锋利,真气翻涌聚剑刺道:“皮糙肉厚,试试我的真器真阳剑。”

        刘茅从此剑感觉到难言的危险,剑至眼前时,双掌用力握住剑身,剑刃轻易割破手掌,鲜血涌出,血肉外翻。

        他大惊失色,极速后退,右手用力向左一撇剑身,真阳剑刺到左边的空气中。

        而顾黎一击不中改刺为扫,向他左手扫去。

        刘茅一狠,不退反进,右拳向着顾黎脑袋打杀,欲舍左手要一拳轰爆对方的脑袋!

        顾黎一惊,得意之下差点忘了练气之人切忌被体修近身的常识,抽剑退后,残影连连。

        刘茅好不容易喘口气,对方又上前,用速度优势,不断在他身上留下血淋淋的伤口。

        而他却因跟不上对方只能被动挨打。

        一时间伤口遍布,血流如柱。

        刘茅引动绿色能量灌注,全身肌肉极速膨胀翻滚,皮肤下青筋满布盘虬,比红色形态外表视觉更加夸张,表皮绿意侵染,全身增高一倍,瞬间变成为了将近四米的肌肉绿色巨人!

        此时身上的伤口开始极速愈合,肉芽在血肉上蠕动,几个呼吸间就恢复原样,完全看不出之前受过伤!

        “力量增强了一些,这变态的愈合速度好像病毒的增殖,只是愈合的话需要消耗大量绿色能量。”他暗暗心惊想着。

        “绿巨人形态自己只要实力不是相差巨大,能量足够岂不是杀不死,这不就是战斗中的不死之身!”

        正要慢慢耗死刘茅的顾黎,眼见对方瞬间变成绿色巨人,大吃一惊后退道:“这是什么真技?为什么我从来没听说过?”

        刘茅可不想多哔哔,躬腿一跃,在空中双拳砸向对方。

        顾黎依旧闪身后退躲开,前方传来震响,上一秒还站着的地方已经被刘茅砸出一个几米深的大坑。

        他跃出大坑,继续向顾黎砸来。

        顾黎适应后重新用速度优势游转在刘茅周围,尽可能的攻击。

        可刘茅闹的动静过大,几次闪避后,在一次坑洞中攻击后欲躲避,但坑洞下空间的限制,不利于身法施展而慢了几分,刚到地面对方一拳击来已经躲不开,急忙中施展黄阶高级的防御真技龟甲盾。

        顿时空中出现一面红色龟甲形状的盾牌,挡住了绿巨人一拳,龟盾只撑了一瞬就破裂消散,打在他身上。

        虽然大部分力量被抵挡,但剩下力量依旧让身躯较体修而言孱弱无比的顾黎吐血倒飞出去。

        落地闪身的顾黎忍痛暗道:“龟甲盾虽然是黄阶高级真技,但我练到小成后就没管了。

        若是练到大成就不会受伤,这次以后要好好修炼一番,最好能修到圆满。”

        受伤的顾黎怒目而视,吸取教训,只躲不打。

        眼神贪婪朝着刘茅道:“你的秘技快到时间了吧,这么强的秘技副作用肯定特别大!如果你把秘技交出来,等会到时间你虚弱的动不了,我可以放你一马怎么样?”

        对方在这种危机关头才变身,那八成用的是秘技无疑。

        秘技是种以透支身体精血甚至潜力为代价的特殊真技,短时间内提升实力或者有一些特殊作用。

        越强的秘技付出的代价越高,结束后就会实力大损虚弱无比,丧失战斗能力任人宰割。

        秘技不到生死关头不会使用,这是天洲大陆人尽皆知的事。

        秘技稀有珍贵无比。

        顾黎所在的烈阳宗只有宗主有一门秘技,有人传闻是血遁,能瞬息逃到万里之外。

        所以他无疑认为对方的秘技,施展后是拥有那种骇人体型的自愈能力,这很符合体修的特点。

        他无比迫切想要得到,就算自己用不上,到时候出去外面也能换取到想要的。

        刘茅打的很憋屈,自己吃了速度的亏,对方身上残影连连,肯定学了提升速度的功法。

        听到对方所言,他心中一动。

        他的绿巨人形态好像被对方认为是叫什么秘技的东西,而且用完就会虚弱动不了。

        “那...嘿嘿”刘茅计上心头。

        又砸了一会后,他站在刚砸的坑洞里,俯身撑着膝盖大口喘气,像是消耗巨大油尽灯枯一般。

        顾黎站在坑洞沿看着坑里刘茅的样子,心里暗道时间应该快到了,能持续这么长时间,简直太强大了!

        想到这他眼睛愈发贪婪。

        刘茅像是坚持不住了,巨大的身形往坑洞边一靠,顺势瘫坐了下来。

        慢慢收回绿色能量,从将近四米的绿巨人慢慢缩回正常形态,张口喘气一动不动。

        顾黎见状大喜,他的真气几乎快用完了,再耗下去对方要是再不倒下他就得走了,秘技虽好小命要紧,以后再图谋就是。

        如今对方这样子像是秘技的副作用出现了,耗了这么久,终于是他摘桃子。

        为了保险起见,顾黎把真阳剑从上方丢插向对方。

        刘茅看着长剑向他腹部而来,忍住躲闪的冲动,任由插进腹部,闷哼一身。

        顾黎见状心中大定,一边笑呵呵一边跃下。

        向刘茅走来说道:“不好意思老弟,手滑了,我这就帮你取出来。”

        走到跟前仿佛确定刘茅任他宰割,笑呵呵俯身手拿向剑柄时说道:“老弟想的怎么样了,秘技虽好,也要有命用才是,你把秘技交给我,我就放……”

        刘茅此时疯狂引动红色能量,一瞬间身躯骤然增大,变身红色形态,右拳全力打向对方胸膛,近十万斤巨力倾泄而出,摧枯拉朽,血雾爆散!穿膛而过!

        在刘茅变身红色形态,顾黎发觉不妙想退时已经为时已晚,受伤加上真气的枯竭,让他无法瞬间运转身法。

        加了在坑洞的限制,这一拳就算勉强退后也是躲不开的。

        声音戛然而止,顾黎瞪着血红的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刘茅。

        “你...不是...已经……”声音断断续续还没说完,便垂头挂在刘茅的右臂而亡。

        刘茅把手从对方胸膛抽出,右手把真阳剑从腹部拔出。

        恢复正常形态,又变为绿巨人,治愈好腹部伤势又重新变回来。

        脱掉顾黎的外衣穿在身上,起身左手抓起顾黎尸体,右手握着剑跃上地面。

        转身对着几米外已经闻声围过来,参观许久,聚在一起严阵以待的禁军队伍。

        吼道:“越皇已死!其余人无罪!从今天起改国号为茅!吾为新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