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番茄小说网

首页 透视医王
字:
关灯 护眼
新番茄小说网 > 透视医王 > 第2093章 快速突破,你情我愿

    拥有灵骨,吴北就能把全身的力量高效运用,骨、筋、皮连成一体,每一击都能爆发出恐怖的杀伤力。

    灵劲贯通全身,吴北自然而然地就迈入了下一个淬体境界,炼髓!

    他脑海中浮现出一套动作,当即一式连着一式做起来,每一式,都能震荡骨髓。

    练了几个小时,他的骨髓便生出了诸多变化,生血功能逐渐强化,他周身的血气更加充盈,灵劲也越来越强。

    转眼到了第二天,吴北缓缓开眼,他对云裳道:“出发吧。”

    云裳是眼睁睁看着吴北不断突破,炼血、练骨、炼髓,而且他修炼的内容似乎与他所知的全然不同!

    “你现在是炼髓境?”她问。

    吴北:“嗯,是炼髓境。”

    云裳感觉不可思议:“可我感觉你的气息,比练气九重的大高手还恐怖!”

    吴北一笑,他一拳轰出,一道拳影子击中了不远处的大树,一声闷响,树上多了一个拳洞!

    云裳倒吸一口冷气:“厉害!”

    吴北轻轻吐气,身上突然多了一股恐怖的武道意志,这意志若有若无,使得他的拳法威力强大了许多倍!

    云裳:“只是炼髓就这么恐怖,等到你通窍之后,岂非更强大?”

    炼髓之后,就是练窍。传闻中,人体有三十六天窍,七十二地窍,只是一直以来没有谁能够尽知人体一百零八窍。比如玄冥教的修炼手册上,只记录了六地窍和两天窍。

    不过,练窍太难了,一般打通一个地窍和一个天窍之就算完成了任务。

    练窍之后,就是淬体七重小炼形。这是在练窍和前面几重的基础上,进行的系统修炼。

    小炼形之后,是淬体八重大炼形,以及九重的日月双炼和十重的天地精炼。

    不过,这淬体十重只在传说之中才有人完整地做到,修炼手册上也只有只言片语,甚至把一些传说都写了进去。

    事实上,没有哪个人真的能够从淬体一重,正儿八经,完完本本地一路修炼下去,浅尝辄止的居多。

    比如练窍,就练一个地窍和一个天窍。再比如小炼形,也不需要系统功法的支撑,服用一种叫小炼形丹的丹药即可达到。

    而这样做的结果便是,淬体十重的根基很难稳固。

    吴北则不同,他在武道宇宙的时候就修炼过类似的淬体十重,有极好的根基和理论支撑,更有非常的体质,所以他可以一步步走完所有的步骤。

    吴北笑道:“要对付那凶物,应该用不着练窍境的修为,走吧,咱们现在就去看看。”

    带着灵犬走了一段,灵犬三白突然竖起了耳朵,紧张地看向一片树丛。树丛中,生长着一株小树,它的周围五米内都没有别的植物,甚至百米内没有一株树。

    小树一米多高,上面结满了红色的果子,大约有三十几颗,远远地就散发出果香味。

    吴北取出一柄短刀,慢慢向小树靠近。他挥动短刀,将地面上的荆棘纷纷砍开。就这样走了七八米,旁边突然喷出一道灰影。

    吴北早有准备,他突然一矮身,一道灰光从他头顶上飞过,带着一股腥臭气。

    同时,他手中短刀闪电飞出,刺中了前面空地上的一片泥地。刀没过了刀柄,一阵黑色的血从地度冒出来。

    吴北还不放心,突然凌空一跃,右脚重重踏在地面之上。一声闷响,灵劲透过地面,把下面的凶物打成了肉酱。

    他拔起短刀又刺了几下才放心,然后拿出一个口袋,把树上的灵果全部摘下。

    云裳好奇地问:“师兄,这是什么灵药?”

    吴北:“不知道,但我知道它远比七星蓝灵草珍贵。”

    云裳惊呼一声:“这么说它是八级灵药?”

    吴北:“也可能是九级。”

    摘完果子,他突然拿出一枚递给云裳,说:“吃了吧。”

    云裳瞪大美眸:“它能吃?”

    吴北笑道:“这个东西有炼形的作用,还能温养精神。虽然效果比不上丹药,但也相当不错。”

    说着他就自己拿出一个红果子吃掉,入口微苦,随后又有甜味。

    吃了几口果子,吴北浑身发热,他脸色一变,道:“不好!”

    另一边,云裳的身子也在发热,她脸色发红,道:“师兄,怎么回事,我觉得好热。”

    吴北神情尴尬,道:“失算了。果子中的药和毒气的作用加在一起,会产生崔晴的效果。”

    云裳脸更红了:“那……怎么办?”

    吴北:“没事,忍一忍就过去了。这附近没什么东西靠近,你就在这里休息,我去远一点的地方。”

    他是担心一会药力发作之后,控制不住伤害到云裳。说完,他往旁边走了几百米,在一棵大树下盘坐下来,调息打坐。

    然而,他越是搬运气血,内心产生的想法就越强烈。他于是伸手在腿上掐了一把,疼痛感让他微微清醒。但没多大功夫,这种感觉又出现了。

    他叹了口气,拿出匕首在腿上刺了一刀,鲜血直流。

    可还是没用,他刚要刺第二刀,突然一双雪臂紧紧缠住他的脖子,云裳美眸中泛着异彩,吐气如兰,轻声说:“不要这样伤害自己,不如我们用最简单的办法缓解难受……”

    说完,她就投入了吴北的情报。

    吴北原本就努力压制那种感受,现在被她一弄,顿时防线溃散,一下子就完蛋了。

    一个多小时后,经历过风雨之后的云裳更显得娇艳。吴北看着铺在地上的衣服上的斑斑血迹,不由得叹了口气。

    云裳缩在他怀里,轻声说:“师兄,你刚才宁愿伤害自己,都不愿欺负我,我很感激你。”

    吴北看了她一眼:“最后还不是欺负了?”

    云裳轻轻一笑:“那不叫欺负,是你情我愿。”

    吴北抓了抓脸,说:“这森林里充满危险,咱们得小心些。”

    刚说完,两人就听到一阵哨音从远处快速逼近。一分钟不到,就有四道人影赶来。

    此时,云裳依然坐在吴北的怀里,吴北也没站起来,冷漠地看向来人。

    四道人影似乎在追逐什么,他们左瞧右看,发现吴北在此,问:“你们有没有看到一只五彩的野鸡从这里经过?”

    吴北:“没看到。”

    那人见吴北的回答漫不经心,冷声道:“小子,你最好说实话,你要是敢骗我们,我就杀了你!”

    吴北嘴里叼着一根草茎,懒洋洋地道:“没错,我是骗你你,你快来杀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