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文学

首页 我来自东零雨其蒙
字:
关灯 护眼

第七节 制酒真君

        第七节制酒真君

        笑寒元君见我摆出一副认真求索听八卦的样子,抽手在我额头上轻点了一下,笑道“怎么说着说着转到我这来了?不过你这听八卦的爱好倒是可以和司命星君不相上下了,哪里有女仙这样爱听八卦的。”我对她露了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我听八卦全是被你的司命逼出来的。”

        说到这,笑寒仰身向后,双手举起做了投降状,宽大的衣袖滑下退到手肘的位置,露出一截莹白如玉的手臂。笑寒元君最喜欢穿红,今天穿了一件织光锦面的红裙,更称的肌肤胜雪,艳若桃花。

        笑寒像是掩饰刚才上翘嘴角的表情一样皱了下眉,又叹了口气道,“我也想要让四海八荒的女神仙们为我醋上一醋。”我歪着头看看了这满脑子古怪想法的笑寒元君,此刻的装疯卖傻是想把这个话题蒙混过去,她那颗漂亮的脑袋瓜里,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产生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偏她又是个行动派,做随念起,果决爽利。

        “怎么会不醋?就凭能让离陌神君亲自求了帝君赐封号与你,不知让天下女仙们嫉妒成什么样子。离陌神君可是当今最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神仙。”我不打算就这样放过笑寒元君,继续把话拉了回来。

        东皇太苍青华帝君深居简出,在世间威名更重,喜欢他的更多是资深有年岁的女神仙,在年轻的女仙群体中,还是新晋的天宫四大美男最具风头,身为天帝五皇子的离陌神君,人气占居四大美男榜首。

        我侧头看着笑寒元君,笑寒元君是典型的标准美人的长相,大眼桃腮,柳眉樱口。性子又最敏捷不过,虽有时想法跳脱了些,做事却知礼谨慎极有分寸,只是不知与离陌神君何时起的渊缘,两人聚聚散散分分合合吵吵闹闹的却一直走不到一处去,但不管两人之间自己闹到如何的程度,若是其中一人有难,另一人却又拼了性命也要回护,实在跌掉了一众神仙的下巴。笑寒元君在一众年轻女仙们口中早成了矫情蛮横故做姿态的坏女人。

        笑寒元君受封为东皇太苍宫制酒真君的帝令是天枢星君去传的,笑寒看着天枢星君手中的东皇太苍宫令牌,楞了半天才伸手接过。

        天帝三五不时的在各后宫天妃处会设酒宴请诸天各神仙,普通后妃的酒宴东皇太苍青华帝君是不去参加的,一来帝君伤势未愈,面色总是显出一点苍白,不想被有心人揣测,二来东皇太苍青华帝君素来也不很喜欢这种喧闹的场合。三来天妃们身份低微,也没有什么资格能请得动帝君。不过天后的宴请,东皇太苍青华帝君偶尔会卖个面子到上一场。

        天后寿辰的酒宴,帝君自然不能缺席。上首坐着天帝,头戴向日冠,身着暗日纹赤金袍,两道浓眉斜飞入鬓,一双豹眼,颌下一缕美髯,不笑的时候威风飒飒,寻常的小仙站在天帝面前止不住的打哆嗦。

        此时天帝半眯双眼,满面春风,从天后手中接过剥好的葡萄送入口中,面上带笑低声与天后说了句什么,天后凤眼轻漂横了天帝一眼,抬手用袍袖遮住嘴角,露出来的双眼已眯成一条细缝,两人竟一幅你侬我侬的恶心模样。坐在下边的众神仙们或低头敛目或互相敬酒,全都是一幅我什么也没看见的表情。

        桌上的美酒佳酿,往来穿梭的靓丽宫娥,东皇太苍青华帝君左手支颐,看着对面九宫真人与太白金星斗酒,唇角微微上翘。忽身边一暗,接着一道阴冷之气从上首射来,东皇太苍青华帝君转头看,离陌神君坐到桌几左边,那道煞气正是天帝忽然冷凝看向这边的视线,一只还未开封的酒坛放到桌几上,离陌神君紧抿双唇,用身体挡住上首天帝与天后的视线,背脊在天帝的视线下略微绷紧,两手抱拳在桌下向东皇太苍青华帝君拱手而拜。

        东皇太苍青华帝君微黜了下眉头,抬手做拿酒坛状,大袖正好盖在离陌神君抱拳的双手上,这时右边探过一只大手抢先拿起酒坛,一个雷鸣样的声音响起“东皇太苍青华帝君,好酒要分享,莫要私藏。哈哈哈哈。”临近几桌的神仙们都被这笑声引了过来,纷纷端着酒杯找帝君吵着要帝君分享好酒。

        这几桌的神仙们明显是喝嗨了,平日里谁敢与帝君面前如此放纵,离得远点坐在大殿门边的几位神仙听到笑声扭了头伸长脖子往这边张望,脸上挂着掩视不住的向往与羡慕,心里念叨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在东皇太苍青华帝君面前这样恣意妄为一把。

        拿着酒坛的大手主人摆了下头,见东皇太苍青华帝君和颜悦色的点点头,便拍开泥封,先给东皇太苍青华帝君倒上一杯,再给自己的杯中填满,余下的才分给周围伸过来的酒杯里。东皇太苍青华帝君看着酒杯中淡青色的液体,点头赞了声好酒,举起酒杯在唇边轻抿了一口,点头赞许。围着的众神仙也饮了杯中酒,附和的称好。

        “天枢,拿了此令,命笑寒元君明日起到东皇太苍宫酿酒。”东皇太苍青华帝君反手递了个玉牌给身后伺侯的天枢星君,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被天帝天后及一众附近喝了此酒的神仙们听到。天枢星君双手接过令牌,道声领命转身向殿外出去。众神仙们借着酒劲又围着起哄道,若酿出好酒切莫私藏定要各宫分享,东皇太苍青华帝君难得随众附和点头道是。

        坐在上首的天帝沉着脸一语不发,薄唇紧抿,一双虎目盯着离陌神君的后背,眼神冷厉隐隐含着薄。坐在一旁的天后凤眼轻转漂了一眼东皇太苍青华帝君,又转头看向天帝,伸出手轻轻的放在天帝手背上,微微的摇了下头,又在面上挂出一个和善端妆的笑容,招呼宫娥给众神仙布菜。

        天帝闭了下眼,再睁开时,已然换上了一幅笑面。离陌神君察觉背上的压力减少,微闭了下双眼,呼出一口气,放松了肩背,微低了头对东皇太苍青华帝君一礼,东皇太苍青华帝君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酒过三巡,东皇太苍青华帝君站起对天帝天后告罪离去,除了几位上神其他神仙仙君本就畏惧东皇太苍青华帝君冷厉,有他在宴席上反放不开说笑,天帝知东皇太苍青华帝君身体不适,不便强留,待要起身相送,离陌神君走过来一手托住东皇太苍青华帝君手臂,向天帝天后请示送帝君回东皇太苍宫,天帝冷冷的扫他一眼点头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