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文学

首页 我来自东零雨其蒙
字:
关灯 护眼

第十一节 消失的族群

        第十一节消失的族群

        我点点头,从袖中摸出一只离陌神君给我的物件伸手给小男孩看“太子殿下,认识这个信物吧。”小男孩点点头,瞬间放下了对我的防备,眼睛里有星星亮了起来“你是舅舅宫中的人。我舅舅是不是已经来了,你是舅舅派过来的。我的名字叫苏齐,你不要老是叫我太子太子的,我还没有受封为太子。”小男孩一连声的说道。

        “苏齐殿下。”我从善如流的改口叫他的名字,心里迅速的盘衡出小男孩是谁,东海龙君有三儿四女,年岁相差无几,初见这小男孩气势的时候,我以为是龙宫大儿子,便脱口而出称了太子殿下,听他的名字知道是龙君的小儿子苏齐,深悔自己莽撞,以为自己面前是个小孩子就没太注意言辞。“对不起,苏齐殿下。”我郑重的向他道歉。

        苏齐眨巴着大圆眼睛,不解的道“有什么可道歉的,父君还未分封太子,我与兄长们都有机会,时常也有属下会这样称呼我,不合规矩被我喝止了。对了姐姐,你叫什么名字,我舅舅要你过来是不是有什么秘密任务,我可以帮你。”他倒是个实诚孩子。

        “我叫初晴,离陌神君差我来偷偷的查探一下逃疫过来的人里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事情发生。说不定能查出疫情源头,我当然非常非常需要你的帮助。”我对苏齐眯了眼睛露出一幅人畜无害的笑容。

        “好呀好呀,要我怎么帮你,帮你抓人吗?”苏齐的声音明显雀跃起来,“可是为什么要偷偷的调查啊。而且为什么要查探从疫区逃回来的人啊,他们都好可怜啊,家也没有了,还差一点死掉。母亲说他们都是我族亲眷,大表哥二表姐的,可是我从来没见过他们。”小家伙举起略有些肉呼呼的手支着额头叹了口气,自以为此举非常的有悲天悯人的气质,忍不住把手又挪到下巴上,附赠了一个深思的表情。

        我抿了抿嘴,非常认真的对苏齐点点头“离陌神君与我在来东海的途中先到了海边渔村,发现了许多不对劲的地方,如果我们大张旗鼓的调查,坏人肯定不会承认是自己做的坏事,反而会打草惊蛇让他们把证据给消毁了,所以才叫我偷偷来查探蛛丝马迹,但是我对龙宫不熟悉,正是需要殿下鼎力相帮。”

        “殿下,殿下,你在吗?”许是苏齐半天没有动静,不远处传来待卫的呼唤声,苏齐小脸一绷,扬声回道“我在这里,没有吩咐你们不用过来,我想自己待一会。把闲杂人等也给我挡在外边,我现在不想看到任何人。”待卫听到回复,应了一声,四周又恢复了宁静。

        我并没有对苏齐说慌,在与离陌神君到东海之前,他先带着我拐了个方向,到疫区边上的几个渔村去探访了一番。水域相连三界,自然相互依附而生,凡人就有靠海中捕鱼虾而生存的渔民。海水生变,死的都是普通鱼虾,最大的受难者自然是这些靠海谋生的渔民。

        红锈是从一个小岛附近的海水中开始出现并向外蔓延的,初时渔民们只以为是普通的水藻之患,这种灾患每年都要闹上一次,是海中某种藻类繁殖过多造成的一种生态不平衡现像,渔民们自会在藻患海域投放一些以此藻为食的鱼类来清洁海水。自然是个圈,会自行修复平衡之态。

        但是,这次投入的鱼苗不但没有清除藻患,反而因为憋闷无法呼吸成片成片的死亡,海面上浮了一层翻肚的鱼尸,死鱼是不能食用的,泡在海水中腐烂又成了另一种疫病,若是人兽食用了腐败的鱼类,也会被传染上疫证,这便是无声无息祸害三界的事情了。然后红锈便一发不可收拾的泛滥开来。海中生灵尽数的死亡。

        离陌神君带我登上了最初发起红锈疫情的那座小岛,在离岛西北两海里的地方正是海墨王乌鱼族的属地。离陌神君找了附近的渔民打听了一下,在红锈疫发生前半年左右的时间,他们就再也没在这里捕到过乌鱼。海墨王乌鱼族一向清高自傲,对龙族多有不服管束之心。

        这种族群之中存在一两伙不服管不听话的支族真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了,心比天高者比比皆是。按说在自己族群居地之所附近搞病疫,首当其冲的便是自己族人,自然第一怀疑对像不会落在自己头上,海墨王也是胆大心细之人,病疫发生到现在,除了离陌神君觉出不对劲之外,还真没有人提出乌鱼族的疑点来。

        天下水族千百种,相互间多有矛盾是再正常不过之事,天宫中神仙们还隔三差五的打架斗殴呢。乌鱼族也算的上是海中的上古族群了,只是天生气量狭小,又好勇斗狠,气量狭小这事吧,是种群特点,改不了的,胎里带的,一代一代刻到基因中的,且一代更比一代强。因此在盘古天父分派天下统领之时,把海界之皇位给了后起种族龙族。

        这么多年了乌鱼族繁衍生息,族人众多,大有遍布四方之意,在其本族所属领海地区怎么会消失不见了呢?我想说鲛人族当初也把自己的领地扔掉不管了,乌鱼族会不会也是举族迁徙了。刚要开口立马打消了这一判断,这完全是两件不能作比之事。

        方才东海龙君领着众人迎出去的时候,在一众海族中并没有见过海墨王的身影,人多眼杂不好出口相询,且并未做实之事也不宜声张,离陌神君暗嘱了让我私下打听一下,看海墨王是否在龙宫之中。离陌神君身份显眼,走到哪认识的人一大堆,想要听到些小道消息未免太难,我就不一样了,小小不起眼一个使女,天真又无害,万事不懂也有情可原,并且无知的少女眨巴着懵懂的眼睛询问时有一种自然天成的可爱。当然,这些别对着小孩子来发散。

        苏齐听我询问一众逃难过来的各族王者公候有没有乌鱼族,歪着头仔细的想了想,“没有,我虽然不随父君上朝或接待各族之人,但会随母后去安扶各族后宫亲眷,没有见过乌鱼族的人。说起来可怜,这次病疫听说乌鱼族整族都没有逃脱出来,几乎是灭族之祸。”说罢摇摇头叹息一声,他一个小孩子,做出一幅悲天悯人之态来越发显得稚巧。“可是”,我眼睛骨碌碌的转了两圈,冒似不经意的说“乌鱼族在病疫发生前半年就举族从世居之地迁走了,去向不明”。苏齐是个聪明孩子,立马就明白了个中原由,小脑袋歪着想了一想,突然一拍大腿,“乌鱼族还有一个在龙宫之中,二皇子利岚,这两天进学时没有见过他,大家都以为他是伤心过度无心上学,又不知如何安慰他,便谁也没去找他,可是我听侍卫说在千千阁遇到过他几次,半点伤心的样子也没有。”

        龙宫有一府学,水族中各皇室分支及世家大族都会送一到两名皇子来龙宫府学进学,美其名曰是龙族府学渊源,派人来学习,实际上就是各族送过来的质子,押两个孩子在这,表示我是忠心的,放心吧不会叛变。这也是三界之乱后才形成的不成文的规矩,天宫青丘水族以通婚来制约连横,各族之内地位有高低不能都采用通婚方式,便用了这人质的方法,起一个相互制约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