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文学

首页 我来自东零雨其蒙
字:
关灯 护眼

第二十章 第一节 龙子的能耐

        第二十章

        第一节龙子的能耐

        这时候便看出龙宫府学教育之功了,苏齐提高音量叫了一句“来人。”声音里虽还带着奶音,却已经颇有些威严之力在里边。一个待卫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只一眨眼便出现在面前,见这有一个外人也没露出丝毫奇怪惊诧的表情,想是虽然隐在暗处,但主人的一举一动还是在视线所及范围之内的,对着苏齐抱拳道“殿下,有何吩咐。属下这就去办。”苏齐对待卫勾了勾手指,人高马大的待卫几乎弯了九十度的腰,把耳朵送到苏齐嘴边平齐的位置。

        苏齐看了看待卫帽子里钻出来的两条滑腻腻的鱼须,嫌弃的用手指顶着他的头盔,把他的大脑袋往外推了推,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吩咐了几句,待卫用力的一点头,帽外的鱼须荡了两荡,一闪身又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消失了。

        我听着苏齐头头是道的吩咐那待卫去把这边他知道的情况悄悄传递给离陌神君,不准让任何外人探听到,心说小小年纪,思虑倒是很周祥,还知道不要打草惊蛇,这要长大了肯定又是个不得了的人物。苏齐看着待卫走掉,一扭身,见我对他伸出两个大拇指,满脸佩服的表情,使劲的抿着嘴綳着小脸,把洋洋得意的劲头努力的压下去不露出分毫。

        “殿下,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我故意做出一副烦恼的表情看着他,苏齐一扬头,伸出手来拉住我的手,一边往后园更深的方向走,一边说“我们去找乌鱼二皇子利岚,我知道他平素与谁交好,爱去哪里。”

        他的小手一碰到我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的顿了顿。我平素里对待小孩向来是退避三舍敬而远之的态度,这次不得以与这小朋友联合起来,也一直是保持着两步以外的距离。这细细软软的小手放在手心中,立时便感觉自己头发丝都要竖起来了,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紧张无一处不不自在,连自己走路同手同脚也没发觉。好在苏齐正满心的大局当前,满面严肃在旁边一本正经的领路,并没发现我的异样。

        我不晓得自己这畏惧小孩的毛病是从何得来的,一十三天东皇太苍宫的青华帝君没有帝后,宫内自然也没有小孩子,其它层天宫里那些个神仙子女都是奴环婢绕的,我全部敬而远之,接触小孩子的机会可说是少之又少。知道自己有这毛病还是在青丘的时候发现的。

        青丘的市集上会有一些抱着小孩的妇人摆摊,在一处小摊前驻足的时候,旁边蓝子里的小童扒了蓝边站起来,伸直了手去够我的手,当那细细软软的手指碰触到我的手指的时候,就像一盆冰水从头泼下,冰寒之气一直透到脚底,我一连打了几个冷战,就差原地跳起来甩开他的手。初时并不知道是因着小孩子碰触到了我的原因,白里白析还以为有人偷袭,带着我满街的乱窜寻找敌踪,最后才发现我是害怕身高低于我胸口处的小孩子的碰触。越小的孩子碰触到我,反应越是激烈,两人惊奇之余,觉得此事又奇怪又好笑,差点把我摆在笼子里供人参观。

        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我自己也不清楚为何会有这种毛病存在,按说越小的孩子越是无害,然越小的孩子对我来说越是引起更引的不适。几乎可以用三个词来形容,如芒在背,从坐针毡,如梗在喉。

        好在苏齐个头堪堪到了我胸口位置,我虽也满身的不适应,倒是还能忍耐一二。何况此时还要依靠着这小小殿下来办大事,万万不能甩了手去。即便满身如针在刺,也拿出一幅若无其事的笑脸来。

        苏齐一动,方才隐在一边的他那些待卫宫女便现了身,远远的缀在后边随着,明面上的就有十几人之众,隐在暗处的高手想来也不在少数。看来他虽不是太子,在东海龙君心中的地位却也不能小觑了。

        世家大族的或有皇位要继承,或有家业要传续,对于继承人的教育培养不可谓不认真,而后宫中相互倾轧,兄弟泥墙之事是再平常不过的戏码,没有家族可以逃过这种劫数。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的想了这些出来,许是从前并不曾接触过小孩子,一时心内起了感慨。甩了甩头,甩掉一脑袋的胡思乱想,我这精神不集中的毛病越发严重了。

        海底世界本就植被丰富,再加上龙宫之中假山众多,苏齐带着我转了几个弯弯之后,我便彻底的不辨方向不分东西了。许是在旁人眼中,那假山石景形态各异美奂美仑,而在我看来全是乱石堆就,完全看不出像这像那,一会山洞,一会石堆的,转的我头晕目眩,心下暗自庆幸,好在自己没有强逞自己乱跑,遇了个皇子帮忙,不然迷路在这诺大的园中,一时半刻的转不出去,这都是小事,误了离陌神君交待的任务是大事,东海现在是分秒必争,若是误了差事,那可真是百死不能赎罪了。转念又一想,自己一届小小仙娥,应该也起不到覆亡一地的作用吧,还是不要过于高抬自己的作用呢。

        海墨王算到了掌管天下水郡的离陌神君会出手调查,防御工作做的不可谓不充分,简直是滴水不漏,却没料到中间会跑出我这样一个无名小仙来,更没料到横空插进来一个聪慧过人的苏齐小皇子。

        我从一个刚及我胸口高的3000岁的小孩子身上学到了什么叫杀伐果决与当机立断,让我这个时常徘徊游走于焦灼犹豫顾虑重重之境的小仙羞愧难当,几度悄悄的红了脸。

        苏齐悄无声息的在一处房间夹层的暗室里把乌鱼族二皇子利岚翻了出来,干脆利落的命人先看管起来,没说绑上,只说疫情严重大有蔓延之势,得了龙君之令要把各族皇子王女先保护起来。继而又以紧急时刻所有财务都需代为保管这样一个跟本就是胡搅蛮缠一样的借口,堂而皇之的从利岚手里搜走了两只水晶瓶子,一只里装着红锈色的液体,另一只里无色透明还散着淡淡的清香味。

        事情太过顺利了。让东海龙王领着一殿重臣焦头烂额手忙脚乱,倾覆了东海一半水域的起因与结束就在两只小小的瓶子里,就在两个小小孩童手里。其实很多事情就是如此,本就简单明了一目了然,一条线就牵出全部,复杂的只不过是人心罢了。

        苏齐坐在假山石上,两条腿太短够不着地,于是吊在半空中来回悠荡着,拿着两只小瓶翻来覆去的看,笑的见牙不见眼的。前边龙君急得都快要哭了,这小东西倒沉得住气。我坐在一旁的另一块假山石上,与他拉开一点距离,免得他一会扑到我怀里来。

        “初晴姐姐,你说我用这只瓶子可以与舅舅换点什么好呢?”苏齐把两只小瓶收进袖里,抄了手看着我,很是认真的问道。颇有些苦恼的歪着头思考,“他宫里宝贝一定很多,你都见过什么,说给我听听,我参考一下。”

        我学着他的样子同样把手抄在袖内,回想了一下离陌神君的临析宫,想了半天才说道“临析宫太大,我只到过几个殿宇,而且我见识浅薄,看什么都像是宝贝,不过俱我思考真正的宝贝也应该是放在藏宝阁中的,我没有资格入内,自然是没见过的。”

        苏齐本也没指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有价值的回答,对我的话不以为意,一片腿,从石头上一跃而下,回手在衣袍上拍打两下,“好,我知道要换什么了。走吧,你不是说会做云片糕吗,我饿了。”说着又要过来拉我的手。见我两手都抄在袖中,遂抓了我的袖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