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文学

首页 我来自东零雨其蒙
字:
关灯 护眼

第十节 医者之心

        第十节医者之心

        我尝试性的抬起右手,在空中微顿了一下,还是落在苏齐后脑上轻轻拍了两下,然后迅速的收回来,两只手互搓了搓放在腿上,“苏齐殿下,替我谢谢王妃,但是恕我不过去问候了,你帮我告诉离陌神君,我先回家了。我离开家太久了,我太想家了。本来呢,早就应该回去了,半路上遇到离陌神君,就又随着他到了龙宫这里,我离开家的日子里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我想我要好好的整理一下这些事情了。”

        “啊?你就要走了吗?”苏齐停了笑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我,眼底的失望之意显而意见的浮了出来,“我还想请你在龙宫里多玩几天呢。你一走又没有人陪我玩了,他们要不就是拿我当小孩子,要么就是拿我当王子,没一个人真心实意的陪我玩。”

        “是啊,我要回家了,我非常想家。”我从假山上跳了下来,回身面对着苏齐,“不过没关系,你到天宫离陌神君宫里坐客的时候,可以来一十三天东皇太苍宫找我啊。”

        “好啊。”苏齐也是个心宽意大之人,转瞬间便去霾转晴,眼底失望之色尽去,“我会尽快说服母妃让我去舅舅宫里玩的,到时候一定会去找你。你要给我做好吃的东西。”

        “好啊。谢谢你,苏齐殿下。”我笑了笑,向苏齐挥了挥手,转身向外行去。我想回家了。

        “谢我什么呢。”苏齐眨了眨眼,没明白我所说的谢谢是什么意思,但很快就把这一茬抛之脑后了,使劲向我挥着手,“一言为定哦。我一定会好好练功,争取早点去找你玩的。”

        我没再回头,只抬手挥了挥,没惊动任何人,这样悄悄的离开正好。我突然之间有一点感谢此次的出行,若说从前的我不经风沐雨,甘心做一株温室里的小花,现下的我是否可以形容自己为一株小草。

        自化形以来虽身得许多神仙庇护,然内心却始终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说到底,自己还是有一颗虚荣的心,却一直不肯承认。我一直以来庸庸碌碌不求进取,自以为如此便是活得咨意潇洒,实际一遇些微艰难之事但退缩不前。从容二字,在我身上哪寻得出半分踪影。

        青华帝君执六界刑律掌天下法度,虽已转手天下于他人,然还是免不了每日里摩山观海日理万机,却依旧琴棋书画诗酒花茶玩遍天下之器可谓之从容。韶光上神自出生便身复无边苦痛,清风朗月温润雅合,可谓从容。魔君杜尹,妄背乱世骂名,独善其身为一方之民谋福祉,亦或谓之从容,即便他们是一方峰顶之人物,站得越高,所受压力反而越大。

        反观我,一界小小仙女,无半分忧愁顾虑,万事有人撑腰,却百般矫情,三心二意,功练多了嫌累,咒念多了嫌苦,万般委屈千种难都是自己压给自己不努力的借口。而今发现自己连个几千岁的娃娃都不如。生死之际,心里闪现的那个影子,翻经读典想要解开的那个影子,若我还如此缩退于人后,还有多少时日可以等我。

        我跃出海面,招了片云负载自己,低头回看东海之水,红疫已退,今日无风,碧海映高天,海面波平如镜,阳光透过海水打入海底深处,隐约可见鱼群划过。我念动咒诀催云而起,是回去的时候了,若前日我还担心回去如何向古彦复答,今日该是无所动念的。

        云起迅捷,我迎风而立,张开双臂,发丝飞扬,一时间意气风发,非常想大喊两声,忽而云后一沉,像有人落在我身后,我转过身形,正看进一双温润的笑眼之中,眸光浅淡,似有细细碎碎的波光撒在里边。

        “帝君遣我接你回家。”韶光上神的声音清凌凌如山泉击石,低低的淌过我的耳侧,我有多久没听到这声音了呢,就算是在东海的时候刚刚见过,彼时的我还处于伤患的蒙圈状态之中,魂魄不归位,情感自然不明确。

        我眼圈忽然红了一下,心里拥起无数委屈,在凡间的在魔域的在冥府与东海的,芝麻大点的小事也被无限放大出来。回家这两个字,对此时的我来说,是最大的诱惑。方才那一片慷慨激昂的内心独白顷刻间冰消瓦解,碎的渣也不剩了。

        “上神。”我低低的唤了一声,垂下头,掩去自己起伏的心潮,再抬对时已经挂上没心没肺的笑容。丝毫不知自己说话带上了撒娇的语气“上神有没有帮我照顾我的花草?我的青芦是不是已经荒芜成一片了。”

        “有我在呢,一定与你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韶光上神与我并肩而立,我略向他这边侧了侧身体,微垂着眼,眼角盯在他淡天青色暗竹纹的袍角上,这是我在命归九幽前最想看到的颜色。我忍不住伸出手指用指尖在垂在我手边的袖角上轻轻划过,触手是轻云丝特有的凉意。

        一截指尖露在袖边,细瘦白析,泛着白玉般的光泽。这指尖必是长年寒冷如冰的。积年累月的受经脉内过激之仙力冲击,要维持经脉不暴不毁,时常要用药力将仙力压制,这定是极痛之事。我盯着那指尖,心里边忽然微不可查的冒出一个细弱的声音“我要医治好你。”细弱的如叶片上的晨珠,颤巍巍翻滚而下,啪的一下落将下来,但是这声音一但出现便再也挥之不去,四散奔涌如潮水初升一发不可收拾,顷刻间便把一颗心塞的满满当当,撑的痛不可挡,竟痛的我滴出一颗泪来,我微低着头,任那滴泪从眼中滑落,滴在韶光上神的袖角,瞬间便没入其中,只留下一个浅淡的痕迹,像是为这个念头盖下一枚印章。

        韶光上神指尖微动,与我的手指触到一起,轻轻一收便把我的手撰在掌心,这手如我预料的一样寒如冰,我抬起头,看着韶光上神润玉般温雅的侧颜,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好,上神领我回家。”心中的一个小声音如炸雷响彻天际,轰鸣着铺过海面,“我要医治好你。我会治好你。”我即给自己立了大志,顿觉如饮甘霖心怀舒畅,胸中沟壑万千也被这一个目标填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