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文学

首页 我来自东零雨其蒙
字:
关灯 护眼

第五节 拜寿

        东皇太苍青华帝君活了那许久,自然不是年年过寿。对于长久驻世的神仙们来说,早已记不得自己诞生的确切日期,俗世之人选了上好的日子说是神仙的生日,到这一日便焚香以祝,每年这一日贺来贺去,时间长了,便把这日子就当成了真的生辰来过了。

        能劳动南北西四方帝君及各层天宫主神同来祝贺的,自然是逢万岁的整寿。这一年恰是逢东皇太苍青华帝君某个十万岁的整寿。四方天地贺客如潮,谁不想借此机会亲近一下昔日的天地共主,虽现下东皇太苍青华帝君已经不掌世事,神威依旧,能沾上一点仙气便够上一世修行了。

        但大部分前来一十三天的贺客都被挡在了东皇太苍宫外,连宫门都没能进去,就更别提亲眼见见东皇太苍青华帝君了。

        就算见不到东皇太苍青华帝君之面,但天上地下神仙妖魔,但凡有资格上到天宫来的,都齐齐聚到东皇太苍宫前。东皇太苍青华帝君性子再冷淡,此等日子里也不能损伤了各处的一片孝心。派几个小童在东皇太苍宫东墙外扎起几个席棚,摆上几套桌椅,用于接待祝寿者之用。

        各方贺寿者献上精心准备的寿礼,看着小童们在礼单上记下自己的名字,对着宫门叩几个响头,坐在席棚之下,飘飘然喝一口小童们说的东皇太苍宫内茶园自种茶叶沏的茶水,嗯,果然是仙家圣品,味道就是醇厚甘香。惬意的闭上眼深吸几口东皇太苍宫外的仙泽之气,摇头晃脑的品鉴一番。睁开眼便能遥望到探出宫墙外的桃花,有大缘份的还能接到一两片被风带过来的花瓣,如获至宝,然后美滋滋的返回来处。

        以后的生涯中也有了可以向后辈们吹嘘的事例“想当年,东皇太苍青华帝君几十万岁整寿,我带了寿礼去往东皇太苍宫贺寿。东皇太苍宫位于一十三层天中,占地广宽。红墙碧瓦,高门大殿,桃花开的正旺。

        东皇太苍青华帝君一袭紫色袍服,银发飘飘,剑眉入鬓,星目朗逸,风神俊伟,把我们贺寿的这些人请进东皇太苍宫里落座,东皇太苍宫的酒那叫一个香,还是帝君亲自酿制的,我们离开的时候还带了还礼的茶叶,那茶叶也是帝君亲手炒制的……”

        一辈一辈口口相传,自己祖上与神仙有大情谊。哪怕这一世子弟已经穷困潦倒,也不妨碍在迷茫中费尽心力给自己求来的这一份遐想。

        东皇太苍宫外仙来仙往热闹非凡,宫内却静谧依然,各殿没有披红挂彩的特意装扮,只是多放了几只梅花插瓶。往来打扫的宫娥童子们照例各司其职,脸上没有漏出半点兴奋的样子,只是眼波却不时流转向知无殿的乙澜苑。

        东皇太苍宫正门内广场宽阔平整,地面全是用整块的长条青石铺就,长宽各二百步,东西两边各一排厢房,抄手游廊相连,当年东皇太苍青华帝君执掌天下时,这里是各路神仙办公的地方,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如今屋门关闭,再无人员往来奔走。整个前殿除了平日里来打扫的童子,已经极少见过人影。后来我偶尔会来这里坐一会,闭上眼仿佛还可听到仙者们奔走相传的语声。

        穿过广场正面一座高大的殿堂,是昔日东皇太苍青华帝君执掌天下时议事的地方,帝君让出天地共主的位置后,就再也没步入过此殿,殿内还是当年的陈设摆放,两边一溜矮几,每张矮几后边一个蒲草垫,几上放着一套笔墨及空白书简,以便记录帝君下达的指令,殿深处正对殿门是一张长案,案上摊开一份书简,像是有人还时常看阅的样子。

        案几背面的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三界地图,如今用帘子遮住了,当年的主人就是在这幅地图上指点天下。东西两边靠角落里的熏香铜炉里早没有薄烟飘出,只留了一点灰烬显示着曾经被日夜使用。殿内纤尘不染,仿佛时间在这殿中是停止不动的一样。

        转过议事殿是条东西巷道,宽可容四匹马车通过,巷道向东便是东皇太苍宫的桃林,梅园,茶田及预荩湖,占了东皇太苍宫面积的三分之二,巷道向西一百步转北穿过一条夹道,眼前一道宫门,门楣上书“知无殿”三个篆体大字,在阳光照耀下闪着金色的光芒。

        知无殿是东皇太苍宫内最大的一座宫室,也是东皇太苍青华帝君平日里生活坐息的地方,知无二字取天下事知之不尽之意。进入宫门有一道影壁墙,上雕游龙出水,不知出自哪位神匠之手,飞龙半隐于水波之中,却给人以破水而出欲飞冲天之意。水波雕的

        影壁挡了门外向内张望宫娥们的视线。转过影壁,院落宽而幽深,两旁种着低矮的芙蓉草,偶有几株金银梅也只半人高,以免档了整体视线,穿过院子是一个敞阁,内设几只矮塌,阶品不高的神仙们来拜见东皇太苍青华帝君时多在这里等候。当然,这处也基本上是个摆设。

        过了敞阁便是东皇太苍青华帝君居住的乙澜苑。乙澜苑分为三个部份,东花园里种的是帝君喜欢的绿梅,落樱,碧桃花,几座小阁小亭座落其间,碎石小路相连,分别是帝君做画,烧瓷,雕刻等的地方,一道花格窗的双面游廊相隔,游廊西边就是中花园的部分,中花园正中是一座飞檐房屋,上书“问心斋”三字,这便是东皇太苍青华帝君的寝殿了。

        静而思己,可有愧无?可有恼无?可有恨无?可宁静呼?是为问心之意。

        殿后偏西连着一处青瓦小院,再向后是一片花田,花田后一从翠竹掩映中似乎有一处房屋,再往西用紫藤花帐隔出中西花园之间的分隔,西花园小巧精致,内里曲径幽幽,西北角一处高楼独独矗立,往南走转过一处精巧的假山,是一片荷塘。此时还未到荷花盛开之时,塘面上漂着大团大团青叶,隐见游鱼藏于叶下,一阵风过,叶动鱼走。

        此时问心斋殿内客堂里,上首坐着的神仙一袭紫袍一头银发,青眉微挑入鬓,面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正是寿星东方东皇太苍青华帝君。下首客席坐着南方长生大帝玉清真人,天帝,大乙真人,九宫真人,元始天尊,极北紫微大帝,一个素衣小仙往来斟茶,却是司命星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