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文学

首页 李治你别怂
字:
关灯 护眼

第十九章 长安未央

        薛家父子并未在李府内碰头。

        李钦载送薛讷出府时,前堂的老将们已经告辞。

        前堂内,李勣仍坐在主位一动不动,闭着眼打着瞌睡。

        李钦载悄无声息走进前堂,第一次仔细端详李勣。

        双鬓染霜,风华渐逝,名将已白头,独坐明堂上,一股迟暮的气息充斥周围。

        李勣已老迈,他曾经是大唐最耀眼的一颗将星,他的威望在大唐军中至今不衰,可是,他终究老了。

        堂内的李钦载静静地注视着他,良久,似乎察觉到堂内有人,李勣忽然睁开眼,一道锐利的精光闪过,随即恢复了浑浊。

        “钦载,薛家的小子送走了?”李勣的声音有些嘶哑。

        李钦载躬身:“是。”

        李勣笑了笑,道:“薛仁贵是个不错的良将,薛家的家教也甚严,你那些狐朋狗友里,薛讷算是个真正的朋友,与他的交情好生珍惜。”

        “是,孙儿也觉得他是个不错的朋友。”李钦载嘴边露出一抹微笑。

        李勣嗯了一声,然后又闭上眼。

        李钦载却仍站在堂内,并未退出去。

        李勣于是睁开眼看着他:“还有事?”

        “有。”

        “痛快点说,磨磨蹭蹭的,不是丈夫所为。”

        李钦载想了想,道:“白玉飞马之事,有些眉目了,孙儿想借府里几个人出去转转,但父亲大人下了禁足令,孙儿出不了门。”

        李勣笑了:“尔父对你严厉一些,终归不是坏事,若是太过宠溺,岂能换来你今日的迷途知返?”

        李钦载笑了笑,这就没法解释了。

        什么迷途知返,你家孙子鬼上身了知道吗?

        “老夫稍停吩咐吴通,撤了你的禁足令,你说还要借府上的人,你欲借何人?”

        “刘阿四和他属下袍泽。”

        李勣迟疑了,抬眼深深地注视他,良久,忽然一笑:“好,老夫答应了,不过你行事当拿捏分寸,切记不可闹出人命,惹了大祸是什么下场,想必你已很清楚了。”

        “孙儿明白。”

        话已说完,李钦载却仍留在堂内不走。

        李勣叹了口气:“有事一口气说完,老夫已不耐烦了,莫逼我揍你。”

        李钦载犹豫了一下,道:“出门办事要花钱,孙儿没钱。”

        李勣哂然一笑:“还以为啥事呢,不就是钱吗?”

        李钦载精神一振,期待地看着他。好喜欢这种暴发户的语气,蛮横无理又夹杂着亲切。

        谁知李勣笑容忽然一敛:“没钱,滚!”

        “好哒。”

        …………

        李钦载终于出门了。

        第二天一早,李钦载穿戴整齐,前院内,刘阿四和他手下的袍泽已在列队静静地等着他。

        李钦载点点头,招呼众人跟上。

        门口值卫的部曲换了一批人,刘阿四领着十余名部曲跟在李钦载身后。

        大大方方走到门口,李钦载意气风发,站在门槛内,一脚跨出,门口的换岗的队正面无表情目视前方。

        跨出去的一脚收了回来,换另一只脚跨出,再收回。

        然后整个人跳出去,又跳回来,反复横跳几次。

        身后的刘阿四满头黑线:“……五少郎,天色不早,莫玩了。”

        李钦载整了整衣冠,随和地道:“好了,随我出门办事。”

        “遵令!”刘阿四躬身。

        来到这个世界,李钦载这是第二次走出府门。

        第一次是被流徙出城的那天,那时的李钦载心怀忐忑,没心情欣赏长安城,这一次终于可以好好观赏长安风景了。

        大唐长安,是世界上唯一一座人口超百万的城池,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座被定义为“京”的都城。

        早在周文王时便定都于此,史称“丰京”。

        城内一百零八坊,每坊以坊门相隔。著名的朱雀大街不仅是长安城的主干道,直通太极宫,同时也是整座城池的子午中轴线,以朱雀大街为界,各分东西。

        武德和贞观年间,大唐刚立国不久,那时的长安城每晚皆有宵禁,到了夜晚,一百零八坊的坊门关闭落闸,直到第二天清晨再打开。

        如今到了龙朔年间,天下已定,民众归心。渐渐的,长安城的宵禁也没那么严格了,城内甚至已出现了一些小型的夜市。

        这是一座真正的国际化大都市,李钦载走在朱雀大街上,街上人流攒动,赫然发现人流中竟有小半是高鼻梁深眼窝的异族人。

        他们大部分是从万里之外的异国而来的胡商,牵着骆驼和马匹,近五十丈宽的朱雀大街上,竟显得有些拥挤。

        李钦载领着刘阿四等人走在大街上,那些胡商们牵着骆驼,牲畜身上散发出难闻的怪味,李钦载颇不习惯,连连避让,却引得刘阿四很不高兴。

        飞起一脚将一名没眼力的胡商踹远,胡商也不敢生气,连忙赔礼,嘴里说着听不懂的外国话,刘阿四言简意赅一句“滚”,胡商吓得抱头鼠窜。

        李钦载惊异地看了刘阿四一眼,没想到在家沉默寡言的家伙,脾气居然这么大,而且如此嚣张。

        刘阿四朝李钦载挤出一丝笑容:“五少郎莫怪,平日里小人可从未跋扈过,只是这些异国猢狲太讨厌了,竟敢挡五少郎的道,猢狲不算人,欺负一下也无妨。”

        李钦载定了定神:“无妨,猢狲确实讨厌,未服王化自然不算人。”

        明明挺没道理的一件事,刘阿四的种族歧视论一解释,哎,突然觉得念头通达,条理通顺了,欺负猢狲也就成了天经地义的事。

        见李钦载只顾闲逛,刘阿四忍不住问道:“五少郎,小人奉老公爷将令,凭五少郎差遣,不知五少郎可有吩咐?咱们要做甚?”

        李钦载淡淡地道:“不急,先逛逛,对了,知道荥阳郑家住哪里吗?”

        “知道,郑家住兴化坊,贞观朝时,老公爷与郑家来往颇密,当今天子登基后,老公爷不知为何渐渐与七宗五姓之族人疏离,如今已无来往了。”

        李钦载点头,老狐狸终究是老狐狸,能闻得到不同寻常的味道。早在李治对长孙无忌褚遂良动手之前,李勣大抵便明白了天子的心意,主动切割与世家门阀的联系。

        “阿四,这几日你便领着袍泽们在兴化坊活动,找个角落闲坐也好,找个酒肆厮混也好,总之盯着郑家的动静……”

        刘阿四是军伍汉子,服从是天职,闻言立马领命,随即道:“不知五少郎要我们盯着郑家的何人?”

        “盯着郑俸,看看他每天都在作甚,每日出门回府的时间和规律,以及每日的行踪轨迹……”

        刘阿四明白了,吃惊地道:“五少郎要对付郑俸?”

        这话问的,比废话还废话。

        李钦载和颜悦色道:“不,我听说郑俸要过生日了,我打算给他拜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