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文学

首页 都市之狂帝归来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章 给妈妈的信

        “妈妈,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妞妞已经不在了,妞妞一点都不害怕,等我死了,妈妈你就把我葬在后山坡上吧,这样我就能天天看到你,你也能天天看到我了。”

        明龙市。

        VIP病房里,一个四五岁的光头小女孩,苍白的小手拿着铅笔,认认真真的写着离别的遗言。

        当她脑海中出现了妈妈的样子时,妞妞昂起小脑袋,明亮的大眼睛结满了水雾,小丫头想哭,但还是不让眼眶的泪水留下半分,紧紧的握住小拳头,她听妈妈的话,哭了就不漂亮了。

        妞妞努力的抽搐着小鼻子,突然感觉一阵困意袭来,只能将没写完的信悄悄藏在床底,挪动着小身板翻身上床,她要睡醒后继续写信。

        “哈哈哈,这丫头要不行了,一个月前我就说过,除了我可以骨髓移植外,没有第二个人!”

        “昨天我跟你说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要是考虑好了,明达酒店三零一,我等着你!”

        就在妞妞刚刚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医院的办公室里,一道嚣张的声音畅快的充斥着整个房间。

        江涛身穿一身昂贵的西服,指着监控屏幕上的妞妞,翘起了二郎腿,从怀中拿出一张金色的房卡,啪的一声脆响,狠狠地将房卡摔在了办公室的桌子上。

        江涛做完这一切,便转头肆无忌惮的看着面前的女子,看着女子那玲珑的身材,高跟鞋、包臀裙,那胸前的职业装气的一起一伏,变得更加诱人。

        “韩玮琳,其实有一点我很不明白,这妞妞的爸爸是谁?我记得那晚我可是给你下了药的,我动用了好多关系,但就是查不到妞妞的爸爸,不会是你一个人控制不住,在马路边随便找的乞丐吧?”

        韩玮琳面色冰冷,紧紧的咬着贝齿,握着拳头的指甲扎在肉里,但她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疼痛,那晚她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她只是当成了一个荒唐的梦。

        如果不是妞妞的病情,韩玮琳是不可能约江涛见面,看着他那肆无忌惮的眼神,韩玮琳忍住恶心退后了半步,她真的好想扭头就走,但她知道不能这么做,如果走了,她的女儿就会永远的离开他。

        韩玮琳想到了他的女儿,整颗心都揪了起来,气愤的拳头也是无力的松了下来。

        “江涛,你不是想要我珠宝公司的股份吗?我都给你,只要你能答应救我的女儿。”

        韩玮琳压低了语气,声音充满了恳求,这是她拿得出的最后底牌。

        江涛是不屑的嗤笑一声,一个小小的珠宝公司他还不放在眼里。

        “韩玮琳,你的想法也太天真了吧,我是江氏集团的继承人,你这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不过你既然这么说了,我也不能不给你个面子,跪下,磕个头我看看。”

        江涛饶有兴趣的说着,贪婪的看着韩玮琳的美好身材,眼中的欲火也是越来越盛,想到了这个冰美人在他脚边跪下,那种心中的快感也是越来越强。

        可等待了一会,江涛见韩玮琳依旧不为所动,只是气的浑身发抖,随即畅快的大笑了一声后,便不紧不慢的向房门外走了过去。

        “等等,我跪!我错了,当初我不该拒绝你,还请你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救救我的女儿。”

        韩玮琳的娇躯轻轻一颤,一字一句的说着,无力的垂下脑袋,膝盖慢慢的弯了下去。

        只要江涛能答应救她的女儿,希望即使很是渺小,她也会在此不惜,妞妞是她的一切,这点屈辱又能算得上什么?

        “哈哈,我骗你的,你不会以为下跪真的就能满足我?傻女人,我不得到你是不会罢休的。”

        江涛的心中得到了满足,弯腰看着满是羞愤的韩玮琳,弯腰捏起了她的下巴。

        韩玮琳用力拍开,抬起手掌便要向江涛打去。

        但听到江涛说出妞妞二字,抬起的手掌怎么也落不下去。

        “傻女人,我在酒楼等你。”

        江涛肆无忌惮的笑了一会,抬手指了下桌子上的房卡后,便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这里。

        韩玮琳愣愣的站在原地,一种无力感充斥全身,蹲在地上哭了起来,难道真的要接受吗?

        也就在韩玮琳胡思乱想哭泣的时候,监控里的妞妞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左右看了看见妈妈不在,明亮的大眼睛里闪现着一丝失落。

        不过妞妞很快收回了情绪,她还要继续写信,慢慢的从床下滑下来,拿出纸笔,漂亮的眸子轻轻眨动,继续书写起来。

        “妈妈,你不用担心我在那里会孤独,妈妈不是说过吗?爸爸也在那个世界,在那里我会过得好好的。”

        “妈妈,我看到了鲜花大海,我会变得很乖,妈妈,下辈子换我来做你的妈妈……”

        “啊啊啊,我去你二大爷!”

        正当妞妞一笔一画书写的时候,正当韩玮琳无力哭泣的时候,一道暴怒的声音充斥着整个虚空。

        遥远的虚空某处,道长生一袭白袍,死死的盯着手上的镜像水镜,漆黑的虚空发出一阵咔咔的声响,瞬间变得扭曲虚幻起来。

        五年前,道长生身受重伤误入荒芜界,在公园疗伤的时候意外邂逅了韩玮琳。

        当时的韩玮琳意识模糊,看到了道长生便不受控制的走了过去,而道长生因为伤势过重,躺在地上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只能任由这发了疯的美女任意施为。

        事成之后,韩玮琳看着泛白的天色,迷迷糊糊的走出了公园。

        道长生看着韩玮琳离开的背影,心中很是复杂,但想到魔域入侵,无奈之下只能顺着灵气浓郁的地方,默默的离开了这里。

        他要疗伤,重回仙界,可是凡界一年,仙界千年。

        道长生万万没想到,这次仙魔的战斗空前浩大,直到战斗了上千年才总算平息。

        道长生也才解决完魔域的事情后,这才想起他在荒芜界的那个女人。

        随之快速的来到荒无界边缘,想要看看他过的如何,如果她已有了夫婿,那道长生也就当作是一场美好的梦。

        可道长生怎么也没有想到,当他到达荒芜界边缘的时候,他竟然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脉联系。

        想都没有想道长生便知道,肯定是那荒无界的女子留下了自己的血脉。

        道长生心喜若狂,急忙拿出镜像水镜,滴入鲜血,认真的查看起来,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竟会是眼前的这番场景。

        妻子受辱!女儿病危!

        道长生的心颤抖了,修仙上千年,这是他从未体验过的牵挂。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无尽的虚空出现了一条狭长的裂缝,道长生的眼神一眯,身形快速闪动。

        仅仅是半个呼吸间,已然达到了万里之遥。

        砰的一声。

        可正当道长生刚刚跨入荒芜界时,一颗星辰似乎受到了外界的挤压,瞬间爆裂。

        道长生眉头一皱,看着手上的镜像水镜,见韩玮琳已经拿起房卡走出房间,他在也按捺不住那颗暴怒的心,快速的从储物戒里取出一颗漆黑的丹药,决然的吞了下去。

        乾坤寂灭丹,整个仙界的禁丹,服用此丹后会修为全失,还会在体内种下十八道印记,以后想重新恢复修为,必须要每年冲破一道印记,否则必然自爆当场。

        道长生扫视四周,眼中充满了决然。

        不就是修为被废从新来过吗?不就是冲破印记重回巅峰吗?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