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文学

首页 都市之狂帝归来
字:
关灯 护眼

第七章 女婢和主人

        清晨的阳光冒出了尖尖的脑袋,露珠凝结在花瓣上,花瓣轻轻的抖动,散发着耀眼的光泽。

        红色别墅,三楼的一间卧室里,道长生掀起窗帘的一角,看着栽树种花的大批员工,满意的点了点头。

        “江飞雪,等会你给我弄一个牌匾,上面写着长生殿。”

        “是,大人!”

        江飞雪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答应了一声,什么报复,什么父亲的交代,在随时可能要死的面前下,一切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江飞雪小心的应答完后,静静的等待了一会,见道长生没有再继续交代事情,颤抖的咬紧贝齿,握着拳头鼓足了一些勇气,慢慢的抬起了头来。

        但看着道长生那锐利的目光,江飞雪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急忙再次低下脑袋匍匐在地,她的心中充满了恐惧,道长生根本不是人,比那些吃人的魔鬼还要可怕几分。

        “今天晚上八点之前,帮我办理一个身份证明,然后再给我准备一些这里的衣服。”

        “是,大人!”

        江飞雪再次答应了一声,心中长长的舒了口气,道长生既然这么说,那就代表着道长生还要继续用她,她又可以多活一些时日,那颗恐惧的心也是稍微放松了些许。

        但江飞燕还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道长生她不了解,她害怕一个处理不当会丢掉性命。

        砰砰砰——

        就在江飞雪提心吊胆的时候,门外的敲门声突然让她一个不稳险些趴倒在地。

        江飞雪知道来的人是谁,正是昨天晚上将他吓晕的那个白色虚影。

        “主人,奴婢准备了一些早饭,还请主人品尝。”

        一道温柔的声音在这卧室里游荡起来,一个一袭白裙的女子款款而来,手中托起长长的食盒,上面摆放着些许的点心和美酒。

        江飞燕愣愣的瘫坐在地,看着这跪在她身旁的女子,顿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精致的俏脸美得不可方物,浅浅的微笑牵动着嘴角微微上扬,给人一种恬静温柔的感觉,明亮的眼睛也是如泉水一般清澈,好像可以净化人的心灵,再配上那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琼鼻,红唇,这好像画中走出来的一般。

        江飞燕第一次见到这么美的女子,她呆住了。

        道长生看着女子的样貌,也是小小的惊讶了一把,不过很快也是缓过神来,美是美,但比这更美的他也见过不少,更何况他的心中可还是有着韩玮琳。

        “我叫道长生,是你们的主人,你们先相互熟悉一下。”

        道长生淡淡地说着,拿起一块面包慢慢的咀嚼起来。

        “是,主人,奴婢杜秀娘,死于汉献帝三年。”

        杜秀娘恭敬的说着,抬起美眸看得着道长生,见他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随之又继续转头看向了江飞燕。

        “这位妹妹,你叫什么呢?”

        杜秀娘温柔的说着,洁白的玉手伸到了江飞雪的面前。

        “我叫,我叫江飞雪。”

        江飞雪有些结结巴巴,此时的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中既是震撼又是恐惧,只能将哆哆嗦嗦的小手伸到杜秀娘的面前,两只小手轻轻的相握起来。

        “我给你们一天的时间相互了解,但在这期间你们要做好两件事情。”

        道长生可不管杜秀娘是什么时候殒命,也对她的过去提不起任何兴趣,道长生救她的目的也很简单。

        在彻底的征服杜秀娘后,然后让她做韩玮琳的贴身护卫,毕竟道长生还有四处寻找天才地宝恢复修为。

        “杜秀娘,昨天晚上我传给你的功法要勤加修炼,你现在的修为弱的可怜,能保持实体状态已经很不容易,闲暇无事时且不可胡乱走动,特别是在烈日当空的时候。”

        “江飞雪,从现在开始你也要搬去这里住,至于你们江家的产业,我给你半天的时间,你要通通的掌握在你的手上,你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样,我不杀你已经是我对你最大的恩赐。”

        “至于你的父亲和弟弟。”

        道长生说到了这里,目光变得凌厉起来,卧室的温度也是陡然下降了几分,飞雪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你的父亲和弟弟本应该死,念及你是我女仆的份上,我饶他们一命,但代价是沉睡十年。”

        道长生淡淡的说完,转头看向了杜秀娘,杜秀娘急忙点头。

        “主人,这样的事情交给奴婢了。”

        嗡嗡嗡——

        杜秀娘的声音刚刚落下,一阵手机的震动突然响了起来。

        道长生眼神一亮,快速的拿出手机,不用想他也知道,肯定是他的宝贝女儿来电话了。

        道长生可不敢有半分耽搁,想都没想的按起了接听。

        “女儿呀,我们什么时候出去玩啊?爸爸我可是非常的厉害,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要不我去海里给你抓只乌龟当坐骑。”

        道长生的目光灼灼声音,充满着诱惑,脑海里也是出现了宝贝女儿的模样,英俊的脸庞也是挂满了浓浓的喜悦。

        跪在地上的两女看着道长生现在的模样,顿时惊得目瞪口呆,那杀伐果断,冷血无情呢,这怎么就突然变成了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而且道长生那笑容虽然带着浓浓的期待,但为什么又带着那么一点淡淡的坏。

        两女吃惊的看着道长生,小巧的嘴巴也是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一个O型,这先前的对比变化的太大太大。

        道长生可不管这二女吃惊的模样,此时的他正期待着等着电话那头的回音。

        “道长生,是我。”

        一道冰冷的声音让道长生的笑容突然僵住,是韩伟林的声音。

        道长生听到这道声音莫名的变得紧张起来,下意识的搓了搓衣袍。

        道长生对她既愧疚又无可奈何,想和她聊天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着急的来回踱步,额头上也是被憋的冒出层层细汗。

        此时跪在地上的两女已经有些麻木,一直惊恐不安的江飞雪,也被眼前的这番情景弄得有些不再害怕。

        而此时的道长生终于感觉到有些尴尬,看着两女目瞪口呆的样子,神色再次恢复了以往的冷酷无情。

        但这样的表情也是坚持了那么短短的一瞬,随着电话那头传来的一句过来,到长胜又立马变得和服务员一般,快速的点着头,小跑着一溜烟,快速的消失在了二女的眼中。

        “妹妹,我忽然发现我们的主人是一个有趣的人啊。”

        “是吧。”

        江飞雪呆呆的点了点头,看着道长生的离去,眼神复杂。

        ……

        而此时的另一边。

        距离道长生的长生殿五里处,一天小小的别墅里。

        韩玮琳目光复杂的挂断了电话,从包里拿出了一张亲子鉴定和一个打火机,淡淡的火苗窜起,韩玮琳眼中出现了些许的挣扎。

        韩玮琳不想承认道长生是妞妞的爸爸,她只想和妞妞快快乐乐的简单生活。

        “妈妈妈妈,我的这个裙子好看吗?”

        妞妞从她的小卧室走了出来,穿着碎花裙,翘起了白嫩嫩的小腿,漂亮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欢喜,甜甜一笑,两个大大的小酒窝也是瞬间出现在了肉嘟嘟的脸庞上。

        “好看,好看!”

        韩玮琳看着妞妞灿烂的笑脸,一抹愧疚感也是突然的由然而生,急忙将打火机揣进包里,慌张的摸了一下耳旁的秀发。

        “妈妈——”

        妞妞迈着小短腿从二楼走了下来,肉肉的小身板如泉水一般,猛的钻进了韩玮琳的怀里,小脑袋轻轻的拱了拱,漂亮的大眼睛里尽是陶醉和满足。

        “妈妈,其实爸爸人挺好的,这亲子鉴定我们就别烧了好吗?好好的保留下来,妞妞永远是你的妞妞,永远也不会离开妈妈。”

        妞妞的声音很小,漂亮的大眼睛里也是满满的期待,说完之后又低下脑袋,害怕被妈妈责备,两只小手紧紧的握住韩玮琳的手指,轻轻摇晃。

        韩玮琳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中满满的复杂和纠结。

        “女儿,女儿,爸爸来了,爸爸来了。”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道长生的声音突然从别墅的外面传了进来。

        此时的道长生站在铁门之外,欣喜的向别墅里喊着,一边喊着还一边跳着,手也是不断的挥舞着,眼光充满了急切,这样子像极了一个长不大的大男孩。

        韩玮琳看着如此模样的道长生,那颗冰冷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也是在她的心底萌发起来。

        “哟,这哪里来的小子?在我老婆家门口乱叫什么呀?上,打断两条腿。”

        正当道长生咧着嘴笑到耳根的时候,正当妞妞张开小手要抱抱的时候,一道嚣张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

        道长生的眉头狠狠皱起,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神色冷傲,带着墨镜的嚣张男子,坐在一个慢慢行驶的豪车里。

        男子看着道长生,嘴角不屑的慢慢上扬,摘下了眼上的墨镜,虽然依旧是面带笑容,但眼神却充满了阴翳。

        男子将手中的墨镜淡淡的像道长生一掷,身后的另一辆豪车猛然一停,三名光着膀子的壮汉捏着拳头,发出一阵咔嚓咔嚓的声响,嘴角露出残忍的冷笑,直直的向道长生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