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文学

首页 剑寂终古
字:
关灯 护眼

第二十章离别

        “师姐,刚才明明我感应到那知燚莲子花就在这,可现在。。。”一名少年紧皱着眉头,本来想邀功,可没想到反而丢了人。

        焚筱柔静静的站在悬崖边缘,之前那条把墨凌追的到处跑的巨蟒,此时被打的像条死狗翻倒在一边。

        不少人途经此地看到这么一条被放倒的蛇王,顿时心生贪婪,但在看到那火红的身影后,立刻逃也似的离开了。

        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当代天骄之一,涅槃凤体焚筱柔!

        从墨凌开始和阴阳教的人交手时,她也刚好解决完了蛇王,瞥了一眼谷底就发现了正在争斗的二人。

        本来也没什么兴趣,然而当她看到墨凌手里的长剑之时,就挪不开步子了。

        “师兄曾说过,如果发现有剑修现世便立刻告诉他,我还以为是什么呢,现在看来还真有点意思,未成真人可斩真人,这就是剑道吗?不如干脆直接把他抓回去得了。。。咦,跑哪去了?”

        墨凌刚从她视野范围消失,连带着气息也完全隐去,焚筱柔一惊,连忙放出神识扫了好几遍,却都没发现半点踪迹。

        “居然还有隐藏气息的异宝在身。”焚筱柔目光闪烁,顿时对墨凌起了很大的兴趣。

        “师姐,师姐?”见她没任何反应,旁边的少年连连出声呼唤。

        “叫什么叫,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你别再跟着我了!”

        本来焚筱柔都基本已经锁定了知燚莲子花的位置,这少年非要抢着出头,出头也就罢了,现在还跟丢了,再加上墨凌这事,心里的气蹭蹭的往上冒。

        少年面带苦涩,明白这次自己是彻底的搞砸了。

        “师。。。”

        “闭嘴,给我滚!”

        再说回墨凌那边,如今他的修为不可同日而语,只飞了半日就飞出了百里地,直接飞离了原始丛林。

        本来他是准备到附近的仙坊歇脚的,可被朱秋实给阻止了。

        按照他的经验,那阴阳教的人必定不会善罢甘休,附近的仙坊里肯定有他们的人,他们去的话那那就是羊入虎口,于是就在这一处罕有人烟的地方休憩了下来。

        休整一番过后,朱秋实上下打量着墨凌,好像第一次认识他似的,毕竟在他看来,那些真人哪个不是高高在上,如天上的神龙受万人敬仰,平日里根本不得见,可这才分开多大一会,他居然拥有斩杀真人的实力了。

        “小墨,你,又突破了?”

        被樊轩逸打杀了并不稀奇,但是这墨凌转眼也有了这样的实力,实在是让朱秋实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嗯,我已经破开了心脉,成就暮鼓晨钟,也算是个小小高手了。”

        朱秋实嘴角抽搐,道:“你这小小高手就已经可以打杀真人了,可真,小啊。。。看来药王应该是被你给吞了吧。”

        墨凌面带微笑,脸上带着无穷的自信,虽然并没有作答,但他这个样子算是变相的肯定了。

        现在的他甚至已经可以斩杀普通真人,说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小小高手那真是有些作践了自己。

        要知道散修中,高手常有,可拥有真人实力的可不常有。

        朱秋实轻嘿一声,心里也替他高兴,调侃道:“好小子,只记得自己,也不让我开开眼界,那可是万年药王啊,就这么被你嚼了,要知道这玩意多少炼丹师穷极一生都看不上一眼啊。”

        “朱先生,我还是先替你疗伤吧。”看着朱秋实满脸的血迹,墨凌很是心疼。

        一夜休整,朱秋实的身子还算硬朗,受的伤基本都痊愈了。

        他面朝着朝阳,愣愣的发呆,脸上似乎多了几道皱纹,这一路走来朱秋实是彻底的乏了。

        “差不多是时候了。”

        对方突兀的来了这么一句,墨凌奇怪的看向他,顺便把刚做好的拐杖递了出去。

        “天高任鸟飞。”朱秋实站起身拍了拍墨凌的肩膀“小墨啊,我们是时候分开了,以后就靠你自己了。”

        墨凌沉默半晌,艰难的点点头,自己已经得罪了阴阳教的人,对方继续留在自己身边只会遇到更多危险,他将之前顺走的乾坤到塞到对方手里。

        “朱先生,日后等我寻找神药,必定将你手脚恢复。”墨凌的语气郑重其事。

        看着手里的乾坤袋,朱秋实心中大定,一路走来,看来墨凌已经将他行走江湖的经验尽数习得了。

        “好孩子啊好孩子,以后,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

        墨凌还不放心,传授了对方一小段瞒天欺地大法,虽然只是一小段,却足以隐藏自身气息。

        而且只要对方施展此术,悟剑松都会有所感应,方便日后寻找对方。

        “先生,你现在这样子,能照顾好自己吗?要不我还是送你一程吧。。。”

        朱秋实摆了摆手打断了墨凌的话,撑着拐杖站了起来,神墟之行后他的心态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

        现在的他什么事都偏向乐观,即便失去了一手一腿也并不消沉,任何事都向好的地方看。

        “修炼修炼,你在修炼,我何尝不也是在修炼呢,今后我还要好好学着怎么跟现在的自己相处,既然如此,还不如早点开始。”

        “朱先生。。。”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真到了离别之时,墨凌还是很舍不得的。

        二人相互珍重后,墨凌一步三回头的飞走了。

        “朱先生腿脚不便,又不会飞行,离开这里还需要一段时间,可千万不能被阴阳教的人遇到。。。哼,那就让我来会上你们一会!”

        于是在欺天瞒地大法的加持之下,他一路飞到了附近的仙坊中,这座仙坊距离事发地最近,如果想要对付自己,那这里绝对是阴阳教绕不过去的地方。

        时间不长,飞到附近仙坊中的万音里,果不其然,悬赏自己的告示张贴在醒目位置,自己的画像就画在告示的正中央。

        “我亲眼所见,这人一巴掌把一尊真人给拍碎了,甚至与老辈真人陈千军对掌都不落下风!而且这人还是剑修!”人群里总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不乏这种夸大其词的人。

        “真是可怕,难道剑道要重现往日仙威了吗?”也有惴惴不安的人。

        “此人的剑术绝对有上古剑道之姿!”

        如今这里的部分话题显然已经转移到了墨凌身上,不过谈论的人并不多,大多都是些年长的修士,毕竟剑道的事相对偏门。

        毕竟剑道断绝许久,当代的人对剑道知之甚少,自然也就没有太大兴趣,再加上每天有那么多的大事会发生,这种恩怨纠缠更是如黄河之沙,都听的厌烦了。

        墨凌苦笑不已,哪怕不会传的太远,他也不想在一个小圈子里弄得惹人注目,可他这剑修的身份实在是太特殊,再加上最近庶州四方来到,人员繁杂,无论怎样都不可能做到彻底的低调。

        更何况有些人对剑修还偏偏就非常感兴趣。

        就在与墨凌相距不远的另一边,有个全身穿着黑衣斗篷的人定定的站在那,这黑衣斗篷有隔绝神识的能力,让人看不清她真正的容貌。

        她这样的装束放在这里其实并不算奇怪,在这里想要隐匿面容的人太多了,所以并没有引来谁的目光。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焚筱柔,此时他的神识不断在告示上扫荡着,想要寻找到关于墨凌的蛛丝马迹。

        在前天解决完蛇王后,她就提前到这里等着了,她的想法是墨凌带着一个伤员,极大概率会就近买药,这里又是最近的仙坊,所以准备在这守株待兔。

        因为这属于她的个人行为,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所以对同行的人都没有告知。

        可谁知道这一连两日,连墨凌的一根毛都没等到,后来又听说有人在这里悬赏他,于是抱着碰运气的想法来到这里。

        正找的专注之时,一名少年小跑了过来,这少年并非是那日的,而是别人。

        “禀报师姐,师兄他们已经锁定了神体的位置,就等着师姐下令了!”

        听闻,斗篷下的焚筱柔秀眉微皱,思考过后下了决定,道:“走吧,还是不要耽误了大事。”

        与此同时,那边的墨凌也准备离开了,二人双双走到门口,就要遇到之时。

        门口反方向走进来一人,这人刚好把要离开的二人全都给堵住了,定睛看去,这人正是那陈千军!

        见正主来到,墨凌起初还有些不安,发现对方没有丝毫察觉后干脆就这么站着了。

        焚筱柔心有不满,可看到这人是当天发布悬赏之人,也耐住了性子,停下了脚步。

        只见那陈千军挥了挥衣袖,提高了音量,道:“诸位道友,现在我将悬赏金额再次提高,如果有人能准确的提供此人的消息,立刻可获得三百辟谷丹,带这人的人头来,可获得辟谷丹一千粒!”

        轰,好似一颗惊雷炸响,所有人都沸腾起来。

        一千粒,多少散修终其一生都没见过如此庞大数量的辟谷丹!

        重伤之下必有勇夫,万音里立刻就有过半的人一窝蜂的冲出门外,发疯似的寻找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