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文学

首页 一苇渡天
字:
关灯 护眼

第十九节 殿前对质

        便在第二日,清玄真人在澄心殿前接见了苇江。

        若不是亲眼所见,任谁都无法将面前这个道人和归一门的掌教真人联系起来。

        此人身高七尺有余,眉分八彩,双颊微瘦,两眼深邃,拿上书本恰似一个饱学鸿儒,只是身穿浅蓝色水合道服,胸前背后绣着八卦阴阳鱼,腰系水火丝绦,做了道门打扮。

        看其外貌不过三四十岁的模样,和清浦长老站在一起,若说他是清浦长老的同门师弟,任谁也是不信的。

        清玄真人脸上笑呵呵,貌似十分和气,但几位长老在他面前,都略显拘谨。便是平日里洒脱放任的归云长老,也不是很放得开。

        可见这清玄真人不怒自威,御下之术甚是高明。

        清玄真人待大家纷纷落座,招招手,让萧瑜晴在她身边坐下,轻轻对她说:“晴儿你坐爹爹旁边,你好生听,别说话。”

        仅此一句,苇江都觉得这掌教真人不简单。

        在此间众人中,最为尴尬的便是这萧大小姐,她不发表意见,便是最好的。

        此时澄心殿里,除开苇江,便只剩下清玄真人、清浦大长老,天心、归云、凌绝三峰长老,以及四名真传弟子了。

        小清菡低着头跟着归云长老进来,大家看了一眼,均未说话,所以小清菡也留在这殿中。

        苇江心道:“小清菡来头不小啊,肯定不是一个内院弟子这么简单。”

        清玄真人不开口,大家都默默无言。

        清玄真人一挥手,轻轻言道:“苇江你先说说,这些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便如昨日同萧瑜晴所言,苇江原原本本地把这数日的经历又说了一遍。只不过细节描述得更加详细,比如樵谷山房那密室的诸般摆设和格局,还有做法过程中自己被剥得赤条条的,这情形昨日未说,今日苇江便一一说了。

        苇江平日和一帮小伙伴厮混,知道要说服别人,让别人觉得内容可信,关键在于细节,细节说得越清楚,越经得起推敲,这话可信度就越高。假话如此,真话更是如此了。

        越可信的故事,越没有什么惊心动魄和波澜起伏。因此一段惊险的经历,被他平铺直叙下来,仿佛有惊无险一般。

        萧瑜晴满脸红晕,心道:“这道人把苇江掳去便罢了,还把他脱得光光的,也不怕羞人。”心里已是信了七分。

        待苇江说完,清玄真人淡淡道:“罗贯通,你且说说。”

        这罗贯通今日换过了一身蓝衫,乃是俗家打扮。

        在这归一门,俗家弟子其实更多。如若区分,使用本名,未用道号均是俗家弟子。

        按照“清净虚无、空灵玄妙”论资排辈,使用道号的则是道门弟子。

        在大周国的道门并不禁绝婚配,但担着一个道门弟子的身份娶妻生子,毕竟让人感觉奇怪。因此使用道号,一心入了道门多是自小在寺庙出家,或是已在凡俗娶妻生子的老修。

        但像归一门的四位真传,年龄均不过四十,均是俗家弟子身份,也说明将来一样会娶妻生子,只不过修道之人娶妻,十八岁也可,八十岁也可,并无多大区别。

        罗贯通今日头上戴着束发紫金冠,齐眉勒着一根宝蓝丝带抹额,中间还镶嵌着一颗清幽幽,绿汪汪的极品翡翠,更显得目似朗星,眉若刀裁。

        端的好人才,好相貌,更像极了道玄真人年轻时候的模样。

        这罗贯通甚是可恶,让他上前,他便站在苇江的身边。

        不说相貌,便是身高,罗贯通足足高过苇江一个头。

        本来苇江长得也算中上之姿,毕竟刚十五六岁,个头还没长开,尤其开口便有几分市井流氓气,和别人站一起,还不显得多大分别,但若和罗贯通站在一起,正如丑小鸭之遇白天鹅,斑鸠之遇孔雀。

        这外表和气质上的差别,可谓天壤之别。

        苇江老脸微红,知道这厮用意,又不好故意躲开,暗暗骂道“你们罗家生娃儿个个没Pi眼,脸蛋儿个个漂亮以后做得兔儿爷相公免得少遭罪!”

        罗贯通对着大家团团一鞠躬,语音清朗,一开口便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各位宗派前辈,一年前,罗贯通奉掌教敕令,随着晴儿姑娘追杀一个西域魔教妖人,失陷入大庾岭的一个无名地府中。为救晴儿姑娘,被洞府遗留下的禁制所伤,承蒙清浦长老关心后辈,在樵谷山房里修建了一个密室,我就一直在其中养伤。”

        众人明白,这便是解释了这密室的来历。

        很少说话的天心长老言道:“罗贯通这些年为本门东奔西走,的确立下不少汗马功劳。”

        “这密室是清浦长老按照伏羲八卦阵图所构建,只是为了吸收天地灵气的便利,根本无法使用什么盗取他人元灵的邪法,诸位长老尽可前往考证。”罗贯通得到天心长老嘉许,越说越是顺畅,继续道:“前些日子,清浦长老为在下伤势,多次请教天心长老,幸亏天心长老帮助,费尽心机才炼得一枚地阶丹药,名为‘天青洗髓丹’。”

        “天心长老,您老明辨是非,罗贯通是否有一字谎言?”罗贯通问道。

        天心长老点点头,言道:“这丹药确为罗贯通疗伤所炼制。其中数味灵药珍贵之极,百年也难得一见如此好品相!”

        天心长老缕着长须继续道:“老道为炼制这枚丹药,几乎是七天七夜未曾合眼,想是老道一片精诚感动上苍,本来只备得一份草药,结果一次成丹,也算天幸。”

        罗贯通又对天心长老鞠了一躬,言道:“可惜罗贯通无福用得您辛苦炼制的灵丹,倒便宜了这小子!”

        他怒目一指苇江,大声道:“这小儿上山之时,别说修真,体质连个凡俗弟子都不如,根骨、气运、品行、才学均是末等,不得已才做了杂役弟子。这小儿知自己资质不够,无意中听百草园苟广孝闲谈,知道樵谷山房有一枚灵丹,于是记在心里。正好贯通在上月初七要用灵丹疗伤,当日清浦叔叔正在巡视藏经阁,他和苟广孝等人喝了一顿大酒,乘着酒劲便摸到樵谷山房。”

        言罢,罗贯通又对着苇江一声冷笑,言道:“你这无赖泼皮,罗某说的是也不是?”

        苇江反唇相讥,骂道:“是你奶奶个腿儿!”

        清浦长老一声怒喝:“小儿无礼,掌教真人面前竟然口出污言秽语!”

        苇江头一扭,也不理他。

        罗贯通见清玄真人面无表情,心里有点打鼓,也不计较苇江的些许不敬,接着言道:“当日,夜黑风光,樵谷山房空无一人,只有弟子一个人在密室练功。这厮偷摸进来,一见我在里面,吓个半死,就连忙退了出去。当时我正在习练五雷天心正法,正修炼到要紧处,怕被这厮打扰,乱了道心,所以并未理会。结果这厮出去片刻,又摸了回来,他看出我此时不能动弹,所以就从密室的博古架上取了天心长老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千辛万苦炼制的‘天青洗髓丹’,大摇大摆地出去了。”

        凌绝师太沉吟片刻道:“这五雷天心正法,的确不能中途退出。我原来有个徒儿,练这功夫练到一半,别人大喊走水了,他正在被雷法煎熬,以为练功的屋子着火,便强行从雷法中退了出去,结果雷霆之力反噬,弄了个半身不遂,至今也没好完全。”

        苇江微微一笑,便向凌绝师太请教道:“凌绝长老,请问您修行这五雷天心正法,需要脱光衣服吗?”

        凌绝师太一愣,言道:“这个没听说过,老身想来,如果脱光衣服接收雷霆之力,只怕会伤及本源之力。”

        苇江又目视罗贯通,罗贯通不耐烦道:“我又不是行那些采阴补阳的妖法,脱衣服干吗?”

        苇江便点点头,言道:“原来如此!”

        “想来这厮酒醒以后,觉得害怕,于是连夜下山躲避起来。到了今日,又觉得躲避不过,方才央求归云长老,带他上山。”罗贯通编到此处,甚觉满意,直视苇江道:“归云长老,您宅心仁厚,千万别受这无赖小儿欺瞒。”

        罗贯通这一番陈词,虽不如苇江那般前后连贯,但好在逻辑清晰,其中便有小小漏洞,比如为何樵谷山房无人把守,清浦长老到底去了何处,以他叔侄之能,随便找几个人对质,也就圆过去了。

        罗贯通言到此处,含泪在清玄真人面前跪下,言道:“启禀掌门,苇江本是一名乡野无赖,根骨低劣,气运乖张,不学无术,品行卑劣。其实根本无法入得归一门堂堂名门正派!请掌教师尊颁下法旨,把此子驱逐出归一门,还归一门一个朗朗乾坤!师尊英明,请您定夺!”

        这番陈词,罗贯通讲得可谓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清玄真人摇摇头,言道:“这番处理是否太轻?”

        罗贯通沉吟道:“此子并无大罪,不过是酒后乱性,盗窃同门师兄财物。这灵丹虽珍贵无比,但人命为贵。此子罪不至死,小小惩戒一番,以儆效尤即可。”

        清玄真人点点头,向众人望了一眼,言道:“你们有什么可说的?”

        四位长老都沉默不语,归云长老正要说话,苇江给他使了个眼色,归云长老也不说话了。

        萧瑜晴听得一脸懵懂,直到今日,罗贯通才给他完整地讲述经过,这不讲还好,听完她都觉得匪夷所思,他们一个门派长老,一个首席修真,就被一个杂役弟子,玩弄于股掌之间?

        轻轻松松就把一枚地阶灵丹拿走了?

        至于宋韶,则是眼观鼻,鼻观心,如老僧一般的入定了。

        倒是文沐清衣袖一拂,走上前去,言道:“启禀掌教师尊,妾身以为罗师哥说得甚是可信。妾身虽少出山门,但也听得有人说这杂役弟子一向偷奸耍滑,前几日门派寻找此人下落,竟从他住处搜出两枚中品灵石,三十余枚下品灵石来。凭妾身想想,这些收藏万万不会出现在一个刚入门不过数月的杂役弟子身上。以上足以证明这杂役弟子行为不端,偷灵石是偷,偷丹药自然不在话下。”

        苇江大怒,心道你这寡妇一样的婆娘,看老子有钱就说是偷的,只怕也是看着兔儿爷长得俊,也想去偷上一偷!你这婆娘一口一个妾身,原来是好好的大老婆不做,就想做别人的小老婆。

        苇江却是不知,这文沐清是归一门一个传奇。

        文沐清本出自书香门第,自小定了一门亲事,结果等她长到十六岁,还没过门丈夫就死了。这小寡妇自小听了不少节烈妇女的故事,便中了毒,在家哭哭啼啼地守节,还说要一绳子吊死殉了丈夫。

        家人无法,也跟着抹泪。正好凌绝师太路过,发现这女子虽然有些迂腐,但根骨不凡,尤其在符篆方面颇有禀赋,于是渡得她出家。这女子入了归一门,一直带发修行,说这一辈子孤守青灯,伴随师傅一辈子修真,再也不问尘世,颇得人敬重。

        苇江听他们说完,一声冷笑,言道:“你们这番说来,小爷所说便是胡编乱造。这兔儿爷相公所说便是句句属实,是也不是?”

        他话音未落,大长老又呵斥道:“大胆小儿,你当这澄心殿是何处,由得你大放厥词?”

        文沐清也是俏脸一板,喝道:“小儿无礼!”

        苇江哼了一声,言道:“如今我和罗贯通所言,均是一面之词,由得你们爱信不信。先且问罗师哥,你有何证据,证明你所说是真的?或证明小爷我说了假话?”

        罗贯通也暗自佩服苇江胆大,这一番沉着应对,便是修真数十年的内院弟子也难以做到,更坚定了他要除去苇江的决心。

        罗贯通言道:“苇江师弟,我且有一问,你若不是偷服了‘天青洗髓丹’,怎会修为进展得如此之快?”

        文沐清跟着道:“还有那灵石,要他说说灵石是怎么一回事!”罗贯通手一挥,言道:“灵石之事便罢了,我只请苇江兄弟把洗髓丹一事说清楚。”

        这罗贯通甚是精明,苇江这么多灵石,他猜想多半是归云长老给的。他一个连门槛都没摸到的杂役弟子,去一众外门弟子手里偷取灵石,岂不是蚱蜢撩公鸡,蛤蟆顶桌子,耗子抗磨盘,典型的不自量力?

        苇江盗窃灵石,他是压根儿不信的。若是被苇江反咬一口,又扯出鲁火龙克扣杂役弟子的月例来孝敬于他,更是解释不清。

        所谓攻其一点不及其余,苇江的修为,才是他的命门所在。

        苇江言道:“小爷就知道你要拿这个说事。我可没否认拿了你洗髓丹。你行完邪法,和大长老在外面商议,正好小爷醒了,看到洗髓丹,小爷被你们一阵折腾,这仙丹当然是白拿白不拿,小爷便取了。刚小爷已给一群长辈解释过。”

        “给你说个新鲜的,刚忘了说——”苇江又嘿嘿一笑,继续道:“后来,你让那个道人把小爷埋在无量山山脚,小爷大难不死,爬出来后,正好这丹药刚下肚,药效太猛,小爷在那土坑里拉了一炮稀屎,想来这丹药成分还在。你说小爷偷你灵丹,我先问问你,若我们找到那个活埋小爷的大坑,还有那泡稀屎,你怎么解释?”

        罗贯通顿时语气一滞,心想这小子倒不赖账,若是和他较真起来,真的找到无量山下的那个大坑,这一切都难以自圆其说,倒成了他攻讦自己的证据。

        他脑子飞速地转动起来,抱拳对清玄真人道:“掌教师尊,这小子说话不尽不实。他入门时候的凌绝峰净照、天心峰净闻都探查过他修为,乃是一介凡夫,并有记录在案。如今这小子只怕已进入先天境天光期!这便是最大的疑点,诸位长老请想,便是我们真传弟子,也无法在不到一年的时间接连突破,要不就是这小子入山的时候隐瞒了修为,要不便是他修行有特殊的功法,这便是疑点。”

        这一番话,说得苇江也张大嘴巴,心道老子没这么厉害吧!

        归云长老则是一脸苦笑,苇江修为他最是清楚不过,苇江

        (本章未完,请翻页)

        没问,他也从未和他说过。

        清玄真人听闻此言,也是颇为惊奇,言道:“有这等奇事?老道门下出了这般人才,老道竟然毫不知情?你这孩儿,让老道好生看看。”

        罗贯通刚提到苇江的修为,清浦大长老便是心里咯噔一声,心想这事说说可以,千万别让清玄真人前往试探,万一师弟心血来潮,上前试探,以他这天人境轮回二转的修为,必然会触动苇江神识海禁制,那这孩子是葛家弟子的消息传开,一切休矣。

        但此刻哪壶不开提哪壶,正在清浦大长老如同热锅上蚂蚁时,归云长老上前一步,言道:“掌教真人,这孩子的确已是后天境天光期修为,不过他突破天光期不过几日,连他自己也是懵懵懂懂。”

        言罢,归云长老看了看四位真传弟子,缓缓言道:“掌教真人,若说起资质,这孩子的确资质不凡,便是现在四名真传,老道看也是所有不及。但这孩子资质有个缺陷,便是他真灵之气蓄积到一定程度,定会慢慢泄露掉,所以贫道并不敢和掌门提起。当日老道在山下见他可怜,便想指他一条明路,希望若是以后有福修行了门派的无量真经,也许能把这缺陷修补完全。”

        “师弟讲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清浦大长老嘿嘿一笑,言道:“这般东西,还想修炼门派的无量真经?!”

        清玄真人则一捋长须,哈哈大笑,说声“好好好”!

        众人不知道他是说苇江好,还是归云长老做得好。

        这清浦老儿本来应该反驳一通,但心想如果一个对答不当,又惹得清玄上前去探查苇江修为,岂不是大事去矣!所以也默不作声。

        苇江心里也是哈哈一笑,心道你们扯来扯去,说到后来却听了清玄真人给老子叫好,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要打落水狗,就得马上动手。

        于是苇江低着头,慢慢走到罗贯通面前,言道:“罗师哥,你说了那么多,半个证据都算不上,现在轮到我问你了,你且听好了。”

        罗贯通脸色发白,故作镇定,言道:“你尽管发问,我知无不言。”

        苇江慢吞吞道:“我且不问你如何勾结鲁火龙,谋取弟子灵石。因为那堆灵石估计还镶嵌在那石台之上呢,烧光了至少留有一堆灰吧,算不算物证?我也不问你掳走我的弟子是谁,因小爷懒得去一个个按面相找人,别忘了当时小爷清醒得很,还记得这人长相!我也不要你跟着我去无量山下,去找老子拉了一泡屎的土坑,你以为无量山大,我就找不到?老子记性好得很。我只问你一句——”

        苇江所言,每个字如同一根根钢针扎在他心头,他以为计划完美,那知道其中还有这么漏洞!于是他赶忙回道:“你要问什么?”

        “老子还问你一句,你答得上,老子就认输了。”苇江一字一顿道:“你这兔儿爷长得这么帅,一身嫩肉比女人都细,为什么大腿根上长那么大一个红痦子?你咋不用药去掉呢,真他妈的刺眼,真他妈的难看!”

        罗贯通目瞪口呆,张大嘴合不拢来,半天才道:“你放屁,我没有!”

        苇江笑嘻嘻道:“你说你没有,就没有?你敢不敢脱了裤子让大家看看啊,你大腿根上如果没有这个玩意,老子把头现割给你——如果有,你便说说,老子是如何看到的?”

        “你都说了,五雷天心正法不用脱衣服,”苇江阴森森道:“若不是你要行那盗取老子元阳的邪法,你怎么会脱得赤条条给老子看!”

        “……”

        这一下把罗贯通证到了死处,罗贯通只觉一股冷汗从后脊梁上流下来。

        罗贯通望了望清浦大长老,清浦大长老只是低头叹气。

        再看萧瑜晴,这姑娘已是羞红了脸,藏在清玄真人身后。

        文沐清更是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咬着嘴唇不说话。

        其他数人,或是装作没听见,或是暗暗偷笑。

        罗贯通双手发抖,恨不得就此一掌毙了这刁钻古怪的小儿!

        但他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做下这桩丑事,否则按照道门规矩,他这真传弟子不保,他叔叔这长老身份也是岌岌可危。

        罗贯通看着苇江邪恶的眼神,知道不给点干货给他,这事情终究无法了局,心一横,大声道:“掌教师尊,通儿的确有难言之隐,其实是这么一回事——”

        清玄真人嗯了一声,淡淡言道:“你且说吧。”

        罗贯通红着脸,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憋了出来:“是这样,是苇兄弟说笑……我——我有点小爱好,就是那个喜欢,喜欢特别俊俏的男孩子。”

        这句一出口,众人均用古怪的眼神望着他。

        最丑的话既已出口,后面就顺畅许多。

        “我叫人弄了苇兄弟过去,就是想好好和他耍耍,结果苇兄弟不配合,偷了通儿的灵丹就跑。”罗贯通扭头面向苇江,一躬到地,言道:“苇兄弟,哥哥给你赔不是了。”

        苇江挥挥手,言道:“罗师哥,以后你要找人耍,外面长得好看的孩子多得是,别找我就行。我不爱那个,要不我给你推荐一个?”

        说罢对小清菡眨眨眼。

        小清菡“妈呀”一声大叫,从这三清殿撒丫子跑了出去。

        说罢,苇江对罗贯通却是大加赞赏。

        这厮脸皮厚,心也黑,长得还这么帅,果然是归一门一等一的人才啊!

        萧瑜晴一张脸红得像桃花,她厌恶地望了罗贯通一眼,说一声“恶心”。手一甩,头也不回地从三清殿出去了。

        这一场闹剧就此散场。

        众人望着清玄真人,清玄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句“散了吧,此事以后谁也不准再提。”

        言罢,清玄真人对苇江招招手,问道:“你这孩子,还愿意留在归一门吗?”

        苇江赶忙双膝跪下,重重磕了个响头,涕泗横流道:“禀告掌教真人,我是个孤儿,无爹舞娘,从小苦啊!第一个爹是个拾荒的,天天饥一顿饱一顿……后拾荒的死了,一个私塾先生带我学认字,也是我爹……从安州走了几千里,我心心念念,就是想修真……”

        苇江啰啰嗦嗦,差点把昨日给萧瑜晴讲的那一套又原原本本地说一遍。

        归云长老听得直哆嗦,连声叫道:“停住,停住……”

        小清菡则眨巴眨巴大眼睛,心道江哥这是准备抓住机会认个爹吗?

        好不容易,苇江终于哭诉完。

        归云长老第一次看到清玄真人脸上微微抽搐,几欲先走,感叹道能让这万事从容,云淡风轻的归一门掌教感到尴尬,天底下也唯有苇江一人了。

        清玄道人想了片刻,干巴巴地言道:“传我敕令,自本日起,苇江即为内院弟子,师承归云峰。”

        把这句说完,清玄道人大袖一拂,头也不回地回到寝宫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