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文学

首页 一苇渡天
字:
关灯 护眼

第五十节 一炉九丹

        天心长老面对凌绝峰的方向,久久伫立。

        最后,他长叹一声,对苇江言道:“老儿做你的丹法师傅已有一月,实在惭愧也没教你些什么。正好今日老道对丹法有些感悟,便在清溪洞口开一节丹课,你若愿意听,便来听听。”

        萧瑜晴便和苇江去清溪洞,萧瑜晴问道:“小苇江,刚才师傅说了那么多?是什么意思?”

        “我哪里知道?”

        “师傅不是说你心眼多吗?”

        “心眼多和这个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神仙!”苇江看四周无人,便道:“不过我猜,多半你师傅、凌绝师太,还有什么冲虚道长之间一些情啊爱的故事。”

        “听人说,这叫三角恋!”苇江很笃定地说,“我们石疙瘩村里就发生过。村里的石铁匠经常给村口的张寡妇挑水,其实就想摸进张寡妇的门,但是张寡妇一心喜欢我家隔壁的刘二柱,因为刘二柱在我爹私塾里读过书,年轻还长得好!”

        “爱情故事?三角恋?我最喜欢听了,要不你讲给我听!我要听师傅的,不要听你们村里的。”萧瑜晴满眼都是小星星。不过她转念道:“你这么小,懂个屁的爱情?我还不如去问静慧师姐呢——这种事情,静慧师姐才可能知道。”

        苇江听这女子天上一句,地上一句,十分无奈,心道:“妈的,等老子再长大点,就要和你讲讲爱情故事了。”

        一路说说笑笑,片刻到了清溪洞口。

        苇江便看到静慧、静茹,还有其他几个弟子,其中一人便是那个竹林炼丹的虚竹小道士。

        虚竹一见苇江,顿时高兴得手舞足蹈,欢呼雀跃道:“江哥——江哥,你快过来!我有好东西给你看!”

        众人都十分奇怪,这虚竹看样子还大过苇江,怎么叫别人哥了?

        苇江一过去,虚竹拉着苇江的手便道:“江哥,你那方法真好用!师傅现在都夸我丹法上了道儿。前几日,我还炼出一颗黄阶灵丹呢!不过没有纹儿。”

        苇江鄙夷道:“一个黄阶丹药你就高兴成这样,万一哪天你炼出玄阶,地阶怎么办?真没出息!”

        旁边一个弟子听到二人对话,便问虚竹道:“是什么好方法,要不和哥说说?”

        虚竹看看苇江,见他满脸无所谓,便嗫嗫嚅嚅道:“江哥告诉我,炼丹的时候别用眼睛看丹火,得用心来看!”

        这人一撇嘴,言道:“简直胡说八道,不愿意说就算了。”

        便在此刻,一阵清脆的竹牌声响过,天心老道升了座,眼睛慢慢扫过一众弟子,见苇江也在,声若洪钟,一堂丹法课便讲了起来。

        今日天心所讲,倒与往日大为不同。

        照天心所言,道家炼丹,实则分为两种。一种为内丹术,以人身为丹鼎,以体内精气为药,炼制体内灵丹一枚,使精、气、神不散而成圣胎;另一种是外丹术,便是掠夺草木中日月精气,以丹法行萃取,以配伍行增益,便是借助外物聚集天地灵气。

        外丹丹道所依《抱朴子内篇》,修行讲究修德行、宝精、行炁、服丹。内丹炼制所依《逍遥丹法节次》,下品丹法只经过坎离交*媾、采药归鼎、周天火候三个基本步骤,上品丹法由乾坤交*媾、移神换鼎、泥丸养慧、炼神还虚、炼虚合道、与道合真七个阶段。

        ……

        天心最后言道,只炼内丹不练外丹,便如埋头走路不知看天,但若只炼外丹不炼内丹,可谓缘木求鱼不知变通。丹法之道,便在于守内丹以求外丹,养心火以求外化,只有到了内外合一的至高境界,方成一代丹圣。

        天心长老之乎者也地讲了半天,又一阵竹牌声响,天心大袖飘飘,径直去了。

        苇江便问虚竹:“咱们老师讲课,每次便是这样糊弄你们?”

        虚竹道:“每次都是如此,师尊从来不指点我们怎么生火,怎么搭配药材,这些都静慧师姐教的。不过,天心师尊今天所讲,往日从来没听说过呢,想来是师尊这些天的丹法感悟。”

        “那你听懂多少?”

        “大部分都听懂了,江哥,我觉得师尊说的,和你讲的便是一个道理。”

        “屁的一个道理”,苇江不禁骂道:“老子一句都没听懂,难怪你们天心峰就没几个学会炼丹的,你赶快给我说说,这些到底是个啥意思!”

        可怜虚竹足足给苇江又说了大半个时辰,苇江听得懵懵懂懂,似乎觉得有那么一点意思了,方才放虚竹离开。

        待得虚竹走后,苇江一想不对,不禁顿足骂道:“老子拜师,拜了一大圈,心法是小清菡教的,丹法是虚竹教的,如今学个无量真经,竟然还要等宋韶来教!”

        连个正儿八经的师傅都没有!这不是命苦是什么?

        到了晚间,静慧带着静茹,又过来找苇江,静茹吃力地拎着一个硕大的篮子,里面满满的均是一些灵药。

        静慧又递过来数个丹方,讲解了这些丹方组成和功效。苇江抱拳感谢,然后把洞天戒指一抹,这些东西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静茹张大嘴巴,言道:“好你个苇江,你竟然也有这神奇东西了!”

        苇江得意扬扬道:“这算个啥,什么时候也给你弄一个。”

        “我也要一个。”静慧含笑看着苇江吹牛,又道:“苇江,你先炼一炉丹给我看看。”

        对待这位师姐,苇江一向比较敬重,于是言道:“请师姐指点。”说罢,手一挥,神农丹鼎赫然出现在三人面前。

        “哇,好漂亮的炉子!”

        “瞎说,这叫神农丹鼎,地阶的。”苇江始终不忘在静茹面前抖这份豪富。

        “那以后也给我弄一个好不?”静茹道。

        “这个我也没有呢——这是借晴儿师姐的。”苇江嗫嚅道,心道糟糕,牛皮吹大了,马上要爆。

        静慧脸色一沉,道:“静茹,别惹你江哥,让他好好炼丹。”

        这还是第一次苇江使用神农丹鼎,此刻他双手摩挲这丹鼎表面花纹,一种熟悉的感觉在指间油然而生。

        一闭眼,苇江身体一震。

        眼前隐约浮现出这丹鼎的历代主人,有耄耋老翁,被强敌逼迫,竟然一头撞死在鼎炉之上,如今血痕累累;又有西域极寒之地苦修的修士,用它炼出绝世奇毒,丹成之际,这修士仰天一声长啸,得意之极,数年后以此丹杀敌无数,最后仍死于这毒丹之手!又有妙龄少妇,香闺里摇着纱扇苦苦炼丹,从满头青丝炼到白发苍苍,最后变成冢中枯骨,身边仍是茕然一身,陪伴只有这丹鼎一具……

        苇江一个激灵,神念迸出,暗喝一句:“管你妈以前是谁的!现在便是老子苇江的!不,也是老子媳妇——姓萧名瑜晴,萧大小姐的!”

        丹炉忽然一阵震动,低低地发出一声哀鸣,估计问道:“我他妈到底是谁的?”

        指尖一闪,苇江祭起一缕丹火,金灿灿的如同刚从日头上摘取的一般。

        腾的一声,这缕丹火落入这丹鼎之中,这丹鼎委屈地颤动一下,按照八卦方位,牢牢把一缕丹火安置在这丹鼎内镌刻一个地阶阵法,名为炎天八卦阵的阵眼处。

        一缕丹火,在炎天八卦阵阵的加持下,一缕金光中竟带出一丝紫意来。

        苇江一抹洞天戒指,取出一套“九转还魂丹”的药材来。

        以往这丹药难以炼制,便是在于“九转”二字。九转就是要在炉火中连续凝丹九次,一次凝丹不成,这一炉丹也就废了。

        此刻,苇江一声喟叹,如一段枯木般跌坐在地,一缕心神已完全和丹炉合二为一。

        在这一刻,药材的每一丝枯荣嬗变,灵火的每一瞬呼吸扩张,甚至禅房内每一缕真灵之气的往来流动,远至庭院乃至小半座天心峰万物生化,苇江似乎已捕捉到每次生生不息跳动的脉搏。

        炼到妙处,似乎听到这鼎炉发出阵阵欢愉的呻吟声。

        静慧知道,这便是丹火中乾坤交*媾的外化物语,谓之心肾交,水火交、神气交。

        炼外丹者需逆转乾坤,逆而合之,即为三化二,二化一,一化为丹。

        其中乾离交*媾即为三化二,乾坤交*媾即为二化一。

        “善哉善哉,”静慧看到此处,轻轻道:“苇师弟听了师傅一节丹课,我们还在琢磨什么是‘乾坤交*媾、移神换鼎’,他已运用于丹法之中,此份天资,可谓惊人。”

        此间,苇江炼丹身若槀木一具,从头到尾未念一句法诀,手抚丹炉,一动不动。

        待得丹成,丹炉嗡嗡有声,顶盖自行轻点三下,然后丹鼎自开。

        静茹揭开丹鼎,九丹灵丹静静躺在炉膛之中,颗颗二道纹路,却是一道金纹,一道紫纹,已是黄阶灵丹的极数了。

        静慧双手合十,对苇江言道:“师弟,这黄阶灵丹你已炼到如此地步,一炉九丹,颗颗丹成,已是三品以上丹师的水准了,你若想再进一步,已经可学着习炼玄阶灵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