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文学

首页 一苇渡天
字:
关灯 护眼

第五十九节 扮猪吃虎

        前输后赢,第一场丹法比试,竟以平局收场。

        台下寂静无声,只听得唐小闲咕哝一句,“玉清宫不是说连赢两场,才算赢吗?这头一场平了,也就是玉清宫没赢,那可不第二场不用比了?玉清宫已输了?”

        “对啊!平了就是输了!”静茹立马捧哏上了,“输了还比啥?”

        汪彦神色尴尬,不知如何接茬。

        “我师哥说的是两场之中输了一场,就算玉清宫输了。现在第一场平了,就是不输不赢。那便看本姑娘的第二场了。”说话的便是汪彦的师妹陆羽琪。

        女人撒泼耍赖起来,大家也是没辙。

        其实,若是计较起来,不赢不见得为输,不输也未必是赢,因为都没把平局这种情况计算进去。

        这姑娘话音未落,静茹便捂着嘴,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陆羽琪脸上便有些挂不住,望了苇江一眼,冷哼一声道:“前面规矩说的不清不楚,这场丹法比试,本姑娘便把大话说在前面。”

        归云长老问道:“陆姑娘,如何定规矩?”

        “不管是丹成之数,还是丹成品相,本姑娘若其中一样不如小苇师弟,本小姐就算输了。”陆羽琪冷冷道。

        “那倒不必,”苇江嘻嘻一笑道,“你们牛皮都吹的呱呱的,难道就不准苇少爷吹吹牛皮?”

        “既然都在吹牛皮,那本少爷就吹个牛逼上天的!今日这场丹法,我们不如简单点。”苇江嘴角一翘,言道:“一场定输赢!而且陆师姐只要能把丹炼出来——哪怕是颗糊的,就算本少爷输!”

        下面一片哗然,众人纷纷摇头。唯有清菡和静茹两个小家伙大声喝道:“江哥霸气!江哥威武!”

        “此言当真?”陆羽琪露出极度诧异的表情,言道:“苇师弟,你没疯吧。”

        苇江哈哈一笑道:“少爷清醒得很,有请陆师姐选题吧。”

        陆羽琪心中大怒,望着苇江满不在乎的神情,心里忽然有些忐忑,便向冲虚道人望去。

        冲虚道人正欲开口提醒一二,凌绝师太眼光一横,冲虚道人讪笑一声,眼睛又闭上了。

        汪彦前面一场丹法比试本是赢得稳稳地,稀里糊涂便打成平手,此时正在郁闷之中。

        他见这小师妹一脸迷茫,便用传音入密的神功,对陆羽琪道:“这小儿有些古怪,一会丹法比试,我猜他必用神魂之力扰你。你修为强过他甚多,不必对其留情。”

        这一缕神念貌似隐秘,但汪彦口唇蠕动,怎逃得过一旁归云长老的眼睛?“丹法比试,并非比试武技!”归云长老大喝一声,“二位丹师,炼丹时不得离开丹炉周边三尺!”

        归云长老目光灼灼,望向冲虚道人,便是言道:你两个徒儿想打人呢!万一徒弟打不过,我们做师傅就要下场了!

        冲虚道人咳嗽一声,言道:“归云道友说得甚是,炼丹就炼丹,一会抡起炉子砸了起来,那像什么话?”

        这话却是说给苇江听,这老道生怕苇江一会儿丹法不如陆羽琪,恼羞成怒,举起炉子便砸,把个道场搞得乌烟瘴气,害得陆羽琪也炼不成,那玉清宫岂不是也算输了?

        归云长老言道:“有请陆姑娘选取一签作为试题吧!”

        一旁冲虚道人微微颔首,陆羽琪此时也不玩什么花活儿了,老老实实抱着签筒一摇,一根竹签跳了出来,原来是一枚“九九归元丹”。

        一听这丹药名称,众人便知这丹药和那九转还魂丹一般,就算不如西天取经般有着九九八十一难,八九次回炉估计少不了,心道这场比试又有得看了。

        苇江看了看竹签,哼了一声,暗暗盘算。

        陆羽琪则是心头暗喜,这“九九归元丹”便在数年以前,她便炼得烂熟。即便今日时运在不济,炉炉成丹自不在话下。

        此时,陆羽琪拔下头上一个发簪,一拂簪头一只云凤,一尊凤仙云纹炉显现在众人面前。

        四足双层,青铜铸造,四只秘银雕刻而成的凤凰栩栩如生,端坐在炉体四周,显得格外高贵典雅。

        苇江哈哈一笑,在洞天戒指上一抹。

        神农丹鼎尚未现身,众人已看到一缕紫色仙气,萦绕在清溪洞口前。

        “地阶丹炉?”陆羽琪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正是,此炉名为神农丹鼎!”苇江洋洋得意道:“这丹炉乃是一名九品丹圣仿造上古神农所用丹鼎制成。”

        其实关于这丹炉,苇江也就知道这么一句,再说就要把陈长生泄底了。

        “再好的丹炉,也需要上好的丹法,”陆羽琪尖声叫道:“我就不信,就这几个月,你这流氓乞儿能学到什么上乘丹法!”

        言罢,陆羽琪清叱一声:“玉清天炎,给我起!”

        这女子话音未落,一缕青色灵焰腾的一声,直接出现在丹炉中,四只秘银雕刻的凤凰被灵焰一炙,身躯由银色慢慢变成五彩斑斓,忽然昂首发出一声铿锵嘹亮的叫声,顿时把苇江吓了一跳。

        苇江心道:“这娘儿们有些门道,倒不是一味地草包。”

        其实青城山玉清宫中,汪彦便如罗贯通一般,内家修为乃是二代弟子中第一人,但是丹法传承却是陆羽琪略强一些,当是玉清宫的丹法大师姐。

        玉清宫中,冲虚道人原本是丹法长老,后来冲虚道人和师弟天心道人比试丹法,丹炉毁损伤了道基,修为不进反退。玉清宫中,数百年以来均是以修为定尊卑,冲虚老道无奈卸任,由其师弟冲智道人顺位做了丹法长老。

        这冲智道人来头不小,原是中州的一个世家大族的子弟,还养了一个女儿甚是不凡。

        这闺女自幼刁蛮任性,从小神魂之力十分强大,十二岁便通过了中州丹堂的测试,获得了三品丹师的资格。后来这姑娘隐隐然成为玉清宫丹法传承第一人,更在三年前玉清宫的一次丹法大比中摘得桂枝,玉清宫主亲赐玉清宫珍藏多年的一道“玉清天炎”,并帮她把这道灵焰植入陆羽琪家传的凤仙云纹炉中。

        冲智道人的闺女便是陆羽琪。陆羽琪除开十二岁进行过三品测试,后来一直没去靖州,所以修真江湖一直估摸着陆羽琪丹法应在五品左右,名声远在萧瑜晴之下。

        这“玉清天炎”自从植入凤仙云纹炉后,便和萧瑜晴的曦雨剑一般,早就萌生了先天灵识,与其主人气息相通,并不需要陆羽琪专心分出真灵之气进行维持,所以这姑娘得了这个好处,倒不着急炼制这“九九归元丹”,一心盘算着怎生对付苇江。

        苇江也不管她,自顾自把药材投入丹炉之中,心道若是我先把丹炼出来,你便输了一半,就看你是否一直沉得住气!

        苇江双眼微闭,一缕神识护住丹炉,漫不经心地将药材分批投入丹炉之中。

        这“九九归元丹”,苇江其实是炼制过一次的。静慧师姐曾言道,凌绝师太即便丹毒解去,还需要服用“九九归元丹”来修补道基。苇江记在心里,一日有空,找萧天晴要了一炉药材便炼制了一次,不过第一次出手,丹是炼成了,不过品相甚是低劣。

        三颗灵丹倒有两颗是糊的。

        后面苇江再找萧瑜晴要一炉药材,萧瑜晴道“九九归元丹”的药材甚是珍贵,不易凑齐。这一炉炼废了,手头就没有了,苇江无可奈何,只能罢了。

        迄今为止,苇江炼得熟练的玄阶灵丹其实不多,若是在签筒随便选取一样,十之八九都炼不好。陆羽琪虽大不了苇江几岁,毕竟浸淫丹法多年,炼丹经验远比苇江丰富,所以苇江就抱定了要是我练不成,我就捣乱得你也炼不成的心思。

        现在二人都知晓对方心思,于是暗自警惕,一场丹法比试,顿时变得诡异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