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文学

首页 一苇渡天
字:
关灯 护眼

第六十节 灵焰火熄

        眼见神农丹鼎中,丹火袅袅,舔舐*着刚投进的灵药。苇江双眼微闭,一缕灵识护住丹炉,神情肃穆,如临大敌,生恐出一丝差错。

        苇江如临大敌的样子,惹得陆羽琪一声冷笑,原来这小子丹法也不过尔尔,还真把他当一棵葱了。

        陆羽琪左手一挽,三指微屈,遥遥一弹,使出一式“丹霞妖变”。这一式出自玉清宫的“元丹玉清功”,乃是玉清宫一位丹法和内家修为均已登峰造极的修真大能所创,既可用于灵丹炼制,亦可制敌于无形。

        一指点出,陆羽琪炉内的玉清天炎骤然一分为二,一缕异种灵火凭空出现在神农丹鼎中,丹鼎内灵焰一阵激烈晃动,火势陡增三尺,轰的一声,眼看要把一炉药材焚毁得干干净净。

        唐小闲大叫道:“有人犯规!这娘们在捣乱!”

        苇江微微一笑,他等的便是这一刻,与其苇江主动出手,还不如等着这丫头忍不住,自己打个防守反击更师出有名。若是自己主动出手,冲虚老道便要大喊犯规,天心长老必然大和稀泥,一场比试多半是不了了之。

        苇江一缕神识牢牢控住火势,一缕真焰一分为五,按照“木、火、土、金、水”,将一缕真焰分出五种颜色来。

        一色为黑,一色为赤,一色为青,一色为白,一色为黄。

        这玉清天炎遇上五色火灵,见黄便长,见赤便消,所谓土生金,火克金,黄焰属土,赤焰属火,苇江已知玉清天炎本性属金。

        苇江心念暗动,火灵克金灵,你本属金,小爷便专门用一色火灵来克制你。

        于是神农丹鼎内,一缕赤色的灵火陡长三尺,把陆羽琪的玉清天炎包裹起来,只听得滋滋有声,一缕玉清天炎不过片刻,已被中和得干干净净。

        人非草木,生而具灵,灵根即慧根,只要一灵尚存,便可悟天地之道,夺造化之功。

        远古圣人观天地运行,万物枯荣,认为世间万象,归纳起来无非木、火、土、金、水五象,木、火、土、金、水五行相生相克,构成宇宙万物及各种自然现象变化。

        天生五行,丹炉内灵焰同样分出五行,以灵焰克灵焰,便是苇江这段时间对于丹法的领悟。

        自从苇江进入后天境,苇江已发现丹田处一束灵根并非一色灵花,而是五色花瓣,一色为黑,一色为红,一色为青,一色为白,一色为黄。五色灵花一次次旋转中,天地灵气同时也分出五种颜色来,各归各经,纷纷纳入丹田中。

        苇江见此异象,便向归云师尊进行请教。归云老儿闻之大喜,言道灵花若分五色,必然暗含天地五行,让他宁愿修为提升慢一些,也要兼顾五行相生相克之理,损有余而补不足,损不足以奉有余,五行同修,方证大道。

        苇江得了师尊的指点,便在丹法中利用这五行之理。果然事半功倍,炼丹的效率提升了不少,此时利用这五行生克之理御敌于外,也一举取得奇效。

        不过这玉清天炎生生不灭,只要本源还在,外面损失个一点半点也无伤大雅。

        陆羽琪看不到神农丹鼎内变化,但一缕丹火进去便消散得干干净净,不由得叫一声好,捏碎一枚上品灵石,投入自家丹炉中,如法炮制,又是一缕丹火送了过去。

        苇江暗喜,此刻丹炉尽在掌握,何惧你来捣乱?

        你来一缕,我便吞你一缕。

        此消彼长中,苇江丹火不仅没有失控,反而更加得心应手,片刻后一缕丹香袅袅而起,“九九归元丹”一转已成。

        陆羽琪这招“火烧曹营”不成,顿时又生一计。

        她双眼微闭,一缕神识飘飘荡荡,来到苇江丹炉旁。

        苇江早已察觉,故意装作不知。

        陆羽琪一缕神识偷偷摸摸地钻进神农丹鼎的炉膛,乘着丹炉内灵丹一转已毕,二转将生的一刻,这一缕神识陡然覆了上去,准备切断苇江和丹炉之间的感应,来个釜底抽薪,灭了苇江炉内一缕火种。

        要知在炼丹之中,最怕的便是丹火忽然接续不上,一炉药材正在蒸腾挥发,若中途停滞片刻,轻则品质下降,重则一炉灵丹就此化为乌有。

        陆羽琪正谓得手,哪知一股更为强大的灵识就此冲击而来。在这丹炉内方寸之间,可谓铺天盖地,无孔不入。

        这姑娘急忙回撤灵识,但苇江的灵识如附骨之疽,沾染上一点,便再也逃脱不掉,尾随着她便来到这女子的神识海中。

        陆羽琪一阵眩晕,忽觉脑海中魅影重重。

        只见青烟弥漫,雾气蒸腾,一群小鬼身着白布长袍,脸上涂着重重油彩,一条血红的舌头垂到胸前。尽管双目呆滞,腿脚僵硬,但还是在一曲让人抓心挠肝的音乐中载歌载舞,慢慢蹦跶到陆羽琪身前。

        陆羽琪想跑,但腿脚好似被捆住一般,软绵绵打了个死结,眼见最前面那个小鬼嘴边涎水一尺来长,已蹦跶到她身前。

        她大喊滚开滚开,结果那小鬼一个瞬移,脏兮兮的爪子在自己胸口摸了一把,叫一声:太平,真没意思。

        然后这小鬼忽地揭开脸上面具,哈哈大笑,正是苇江这小鬼。

        陆羽琪捂着胸口,吓得一声尖叫。

        众人皆是大惊,冲虚道人双掌一合,一道神光从掌心飞出,冷哼道:“咄,正气存内,诸邪不侵,鬼神辟易!”

        陆羽琪得了冲虚道人相助,勉强稳住身形,已是惊得魂飞魄散,满脸煞白。

        汪彦也大喝道:“师妹用心炼丹,别和这小鬼纠缠!”

        归云长老还未说话,凌绝师太已是按捺不住,嘿嘿一声冷笑,言道:“怎么,玉清宫炼丹还要带帮手?”

        静茹小道士更是耍猴儿不怕人多,看热闹不怕事大,袖子一挽,脆生生的喊道:“要打群架吗?我们都上!”

        冲虚道人老脸一红,不再说话。

        此时,清溪洞口的丹堂内,异香扑鼻。原来神农丹鼎内,“九九归元丹”二转已成。

        陆羽琪两次进攻受挫,银牙一咬,也不纠缠苇江了,专心炼起丹来。

        苇江暗暗好笑:“你这丫头片子,搞小爷搞够了,现在就轮到本少爷上场啦!”

        陆羽琪毕竟丹法精湛,加上炼这“九九归元丹”轻车熟路。玉清天炎熊熊燃烧,丹炉上四只火凤凰受到感应,口吐一道灵焰,炼丹速度不啻比寻常丹炉快了数倍。

        苇江心道:“你能快,我便快不了?”

        于是,丹田内灵花飞速旋转,一道金色灵焰同样分成黑、红、青、白、黄五色。投进去的药材也按照五行、五味、归经分门别类,分别用五色灵焰炼制起来,速度顿时快了不少。

        三转……

        四转……

        五转……

        眼见到了九转之时,不光苇江和陆羽琪二人,在场众人都一颗心提到嗓子眼。

        到了此刻,不出所料,炼丹现场必然有人要出幺蛾子了。

        毕竟陆羽琪是苇江丹成二转后才开始炼制“九九归元丹”,终究是慢了一步。此刻见苇江即将丹成,心道凝丹一刻,丹师必须全神贯注维持丹炉内火候,一丝异动均会影响成丹品质。

        此时再不出击,更待何时?

        若是这小子先自己一步炼出丹来,哪怕品相不如自己,也是毕生奇耻大辱!

        陆羽琪前面吃了亏,这次便学了乖。

        所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陆羽琪此刻便是豁出去了。

        这女子杏眼圆睁,眼见苇江满脸通红维持着丹火,便在等九转丹成的那一刻。于是双掌一挥,一股真灵之气化成一道飓风,飓风中刀气纵横,好一式“直捣黄龙”,便向着苇江丹炉捣了过去!

        这女子此刻才开了窍,本来大家已撕破面皮,她修为本来就高过苇江数个小分期,何必用那些偷鸡摸狗的手段?

        直接上来就打,一招直捣黄龙岂不甚好?

        此刻,归云长老一拍座椅,凌绝师太鸠杖一摆,均大喝道:“冲虚老儿,这便是你带出来的好徒儿!炼丹炼不过,就要动手了?”

        且说苇江刚破了后天境,与这女子后天境分神期整整两个小分期差距。

        此时神农丹炉内正到了水火相济,龙虎交会的关键时刻,他又不能舍了丹炉逃跑。这一招再也避让不过,于是苇江左手混元式,大开大合中,一股混元劲力如封似闭;右手刚学的玄天指法轻轻一捺,把陆羽琪一股灵力偏转了方向。

        不过些许残余的力道仍旧冲击在神农丹鼎上,只听得“咣当”的一声大响,打得炉膛内药灰散了一地,神农丹鼎浑身冒出一阵紫光,差点倾倒在地上。

        “你打坏老子丹炉,要你赔!”

        苇江心疼得要滴血,扶正丹炉,顺手在炉顶一抹,四颗灵丹已在手中,也有一颗是糊的。

        苇江这边大喊大叫,那边却传来陆羽琪撕心裂肺地大哭:“苇江,你弄灭了玉清天炎,本小姐要你拿命来偿!”

        原来便在方才,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陆羽琪在算计苇江,以苇江睚眦必报的性格,岂能白白吃这个大亏?

        在凝丹前一刻,苇江便分出一道神识,随着一缕丹火便偷偷摸摸潜伏在陆羽琪丹炉炉膛之下。

        陆羽琪凝聚真灵之力,攻击苇江时,这一缕神识便乘虚而入,进了凤仙云纹炉中。

        只见炉膛正中,一缕灵焰摇曳生姿,便如一个小小婴儿,口吐灵焰,砸吧砸吧小嘴,抱着一堆药材正在汲取其中的天地精华。

        那一缕灵焰见一缕异种灵识近了身,慌张地张开小手,便要逃跑,但不论怎么逃,脚下便生了根一般,钉在一个符篆真言上一动不动。

        苇江心道:“原来这娃儿其实也想跑啊,老子便帮帮你!”

        苇江不懂符篆,但是要破坏这符篆压制却甚是容易。

        符篆天生怕火,这符篆附上真言,可以压制玉清天炎,但压制不了苇江此种异种灵焰。

        苇江打个响指,一道灵焰闪过,符篆顷刻化成飞灰。

        失去了真言符篆的压制,玉清天炎顿时得了自由,呲溜一声,便从炉膛中钻了出去,冲天而起,天高地阔任遨游去也。

        陆羽琪忽然发现自己和玉清天炎之间的感应消失,回头一看,只见一缕灵光冲上云霄,瞬间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姑娘丢了玉清天炎,便是丢了她炼丹的命*根子,立马坐地大哭起来。

        苇江平常心狠手辣,但最见不得女人哭泣,一时局促起来,倒弄个不好意思,扭扭捏捏道:“你别哭了,要不我帮你把那火苗儿捉回来?”

        此刻,陆羽琪丹炉内火种已失,一时半刻也接续不上,这一炉丹炼到八转,再也炼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