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文学

首页 独上九霄
字:
关灯 护眼

052 后劲这么大的吗?

        翌日,一大清早,朴百部就来了。

        傅雪声白了他一眼,心中腹诽:‘也不必那么迫不及待吧。’

        “雪声,你考虑好了吗?”朴百部温和的问。

        傅雪声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房中刚刚送来的膳食,“等我吃完早膳。”

        “应该的。”朴百部笑笑说,便坐在了外面等候。

        傅雪声没理他,安静的吃着早膳。

        朴百部原本只是在等,却在不知不觉中被吃东西的傅雪声吸引。

        她用膳时很安静,没有发出任何不雅的声音,而且眼神很专注的盯着食物,吃得很……认真?

        朴百部被自己观察到的这个细节逗笑了。

        他继续饶有兴致的看着,傅雪声早就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却并不在乎。

        十年末日的生活,让她对于‘吃’这件事,是带有虔诚和感恩的。

        所以,朴百部看就看呗,又没什么影响。

        不一会,傅雪声就把自己嘴里塞满,脸颊变得鼓鼓的。

        她知道这样不好看,可是没办法,就如同她还未习惯全身心的放松,躺在床上睡觉一样,这个习惯一时半会也改不了。

        末日里的变数太多了,觊觎别人手中食物的人也太多了。

        只有吃到嘴里,吞进自己肚子里的食物,才是属于自己的!

        “噗嗤。”

        外面传来的轻笑声,让傅雪声从食物中抬起头,眼神冷冷的扫过去。

        看到她鼓鼓的脸颊,配上冷漠的眼神,朴百部不知怎么就觉得眼前的傅雪声有几分……可爱。

        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以前的傅雪声,更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

        现在的傅雪声,要鲜活多了。但也,越来越难掌控了。

        “抱歉。”朴百部敛去眸底真实的情绪,露出温润的笑容。

        傅雪声没理他,收回视线,继续吃东西。

        等到她将桌上所有的食物都吃完之后,才放下碗筷。

        朴百部也是第一次知道,傅雪声的食量还挺大的。

        “走吧。”傅雪声起身后,就主动说。

        她干脆利落的反应,再度让朴百部愣了愣。他还以为,傅雪声会磨磨蹭蹭,不会那么容易跟他离开。

        但,他还是没有露出多余的表情,点了点头,也站起来,与傅雪声一起走出院子。

        “我们直接去家主的炼丹房,家主和朴苡已经在那里等你了。”朴百部说。

        “朴苡?”傅雪声脚下顿了顿。

        朴百部颔首,好似解释般的道:“家主怕你连续取两次心头血,身体会受不住,有朴苡在,也方便一些。”

        说的……好像都在为她着想,可是傅雪声心中却戒备起来。

        朴苡对她的态度,可从不是好的,她来照顾自己?

        呵!

        傅雪声真的无法相信。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反驳的话,倒是让朴百部有些捉摸不透了。

        以前的傅雪声是很听话,可是从岁岁回来后,她的脾气就越来越大,越来越不懂事,说话也很呛人。

        如今,眼前少女如此配合……

        朴百部眸色闪烁了几下,将疑惑藏在心里。

        ……

        傅雪声对朴青松的炼丹室已经很熟悉了,一进来,里面的两人就朝她看了过来。

        她也不甘示弱的回望过去。

        朴青松似乎比昨日要憔悴了些,眼神沉沉的,难以猜测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看到她来,他也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似乎并未将朴岁的病重怪到她头上。

        倒是朴苡,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直白。

        傅雪声没有错过朴苡眼神里的怨恨和愤怒,只不过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立马就把这些情绪收回去了。

        傅雪声懒得管他们今日打了什么主意,想到今天要给自己扎一刀,她就忍不住叹息。

        “雪声,你若准备好了,就取血吧。”朴青松把和昨天一模一样的碗和匕首,递给了她。

        在傅雪声接过的时候,他指向炼丹室的偏房,“让朴苡陪你去里面取。”

        ‘原来是为了监视。’傅雪声闻言回眸看向朴苡时,就对上了她迫不及待的表情。

        “嗯。”傅雪声淡淡收回眼神,率先走向了偏房。

        朴苡跟进去前,看向朴青松和朴百部,前者向她几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后者倒是没有什么表示。

        ‘顺着狗天道一次,也许就能找到一些端倪么?’傅雪声眸光幽幽的凝着手中的匕首,在朴苡进来的时候,扒下自己左肩的衣裳,拿着匕首快准狠的直插心口。

        ‘嘶!’

        傅雪声眉间扭曲了一下,脸色倏地变白。

        心口不断冒血的伤口,掩饰掉了昨天她没受伤的事实。

        朴苡快步走过来,看到傅雪声的心头血顺着匕首滴落,先是松了口气,然后立即夺过小碗,小心翼翼的接着。

        “再多点,再多点……”朴苡的注意力都在手中的小碗上,根本没留意傅雪声越发冷漠的眼神。

        等碗里的血接了小半碗后,傅雪声眼疾手快的拔出匕首,用早就准备好的金疮药往伤口上一抹,拉好衣服,又立即服下了一枚补血补气的丹药。

        “欸?你怎么就拔出来了!”朴苡脸色难看的质问。

        傅雪声此时的脸色也很苍白,当心头血流出时,她感觉身体里什么东西也跟着在流逝,心里莫名恐慌。

        “家主说了,小半碗即可。”没心思和朴苡纠缠,她直接搬出了朴青松。

        朴苡果然不再说什么了,冷哼一声后,就端着血碗出去了。

        想到之前朴百部说的话,傅雪声嘲讽的笑了笑。她怕是昏死在这里,朴苡都不会看一眼,还会趁机踩两脚吧。

        傅雪声视线有些模糊,她没想到失去心头血的后遗症那么大。

        她勉强的向外走去,就听到隐隐约约的对话——

        “我亲眼看到她用匕首插进心口,血也是我接的。”

        是朴苡的声音。

        “关键不在于这一点,而是在于她是否心甘情愿。”这是朴百部在问。

        傅雪声站在门后,沉默的听着,眼底一片晦暗。

        “她既然没有表现得抗拒,问题应该就不大,而且,今日的血也没有昨日的腥,这次炼的丹应该没问题了。”朴青松道。

        “太好了!这些岁岁有救了!哼,算那个傅雪声还有点用!”朴苡对朴岁的关心,和对傅雪声的鄙夷真的是分得明明白白。

        “朴苡,你先将傅雪声送回去。”朴百部道。

        朴苡不乐意极了:“我要去陪岁岁,才不要送她回去,随便找个人送不就行了?”

        “元钦正在陪岁岁,不用你过去。而且,我们还需要傅雪声,你要对她好一点。”朴百部耐心的劝道。

        “知道了。”朴苡不甘愿的说。

        听完这一切的傅雪声,心中并无任何波澜,她也不想让朴苡送自己回去,只是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连意识都有些模糊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取心头血的后劲那么大的吗?’在失去意识前,傅雪声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

        ------题外话------

        本来不想说的,但后来想了想,还是说一下吧。

        这本书的世界观是很大的,而且不会那么轻易就彻底揭开,会跟随女主的视角,一点点的展露出来。

        所谓穿书,也不是字面上的穿书,还有很多所谓,因为涉及到剧情以及世界观,我就不方便透露了。

        总之,现在才十万字,就让读者看穿了这本书真正的世界观以及主线,那后面几百万我还写什么?哈哈哈哈哈

        我看到有亲留言说,觉得对原女主的描述有点别扭,这种感觉就对了啊!雪声都觉得别扭了,你们能不觉得别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