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文学

首页 穿成反派后我只想种田
字:
关灯 护眼

第十九章 当场认他做儿子

        拍卖会当天,林怡安自己驾驶飞车带着白汀溪来到了南二十区。

        白汀溪没有来过这里,她正准备问接下来去哪,就发现林怡安比她还激动,一副第一次来这里的样子。

        “安安,你以前不是经常来这边吗?”白汀溪疑惑不解。

        “是啊。”林怡安故作镇定,“这不是马上能拍到赤心狐,有点兴奋嘛。”

        “哦哦。”白汀溪默默打开地图看了起来。

        林怡安:我上辈子都没来过这种地方,更别提这白得来的一辈子。

        她们很顺利地拍到了一只赤心狐,比以往的价格甚至还低了一些。

        只是离开的时候,林怡安被工作人员拦住了。

        “嗯?怎么了?”林怡安抬起装有赤心狐的笼子,“它有什么问题吗?”

        “抱歉,尊贵的客人,您还有一笔费用没有支付。”工作人员出示了一笔交易,是一个几乎浑然天成的猴子石雕。

        林怡安满头问号,“我没有拍这个。”

        工作人员解释道:“是另一位客人拍的,说记在您的帐上。”

        “???”林怡安头上的问号更多了,“别人拍的关我什么事?”

        工作人员露出不赞同的神色,“以往那位客人所拍下的卖品都是您支付的,您怎么不认账了?”

        “我……”林怡安按住白汀溪,询问工作人员:“哪位客人?我以前为他付过钱?他说记我帐上就该我付钱?那我说记你们老板帐上,是不是你们老板替我付啊?”

        “客人,您不能赖账。”工作人员招了招手,来了两个护卫。

        林怡安把赤心狐递给白汀溪,然后把她扒拉到身后,“你们拍卖会怎么不讲理,我拒绝支付别人的账单有什么不对吗?”

        “是您说都记在您的帐上,以往您都支付了……”

        “呵。”林怡安冷笑一声。

        拦住林怡安的工作人员不知道是不是想通了,突然变了态度:“对不起,我不该找您,是我做错了。赤心狐的费用我会退还给您,另外赠送您高级场入场券一张。”

        “说说吧,是谁,我找他把钱要回来,以前我肯定是出门忘带脑子了。”林怡安翻了个白眼,她接受了道歉,但不准备原谅。“至于退款和入场券,都免了吧,没必要。”

        工作人员急了,还没想好如何回应,他突然往里一指,“就是他!”然后他叫了一个护卫去领人过来。

        白汀溪拽了拽林怡安的衣角,在她耳边小声说道:“爸爸是雾霰会场的会员。”

        白汀溪怕林怡安遇到麻烦,刚才给父亲发了消息,不过她还没有说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父亲就给她发了一组编号,说是可以进雾霰会场。

        雾霰会场?林怡安一边点着头,一边看向护卫领过来的人。

        这人……她不认识啊,不会是有陌生人随机碰瓷吧。

        “你谁啊?”林怡安语气不善,“你拍的东西让我付款?我是你妈?”

        “林怡安!你……”来人和林怡安差不多年纪,一头灰褐色的头发,长相算是清秀那一挂的。

        “林怡安,你是不是又借着给李初付钱,让他跟你去约会?”后面又走过来几个人,劈头盖脸地对林怡安一通骂。

        “别以为有钱就了不起!”

        “就是,只会拿钱侮辱人,下作!”

        “有钱也是败类!”

        “人丑心恶的贱人!”

        本来站在中间的工作人员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到了角落里,对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点头哈腰,十分狗腿。

        林怡安对于那些谩骂根本没放在心上,反正也不是骂她的。

        她看向褐发男孩,“你是李初?”

        面对林怡安这幅极不满意的样子,李初十分气愤,然而更让他感到愤怒的是林怡安还没有付款!

        那他的猴子石雕怎么办?

        “以前你拍东西都是心安理得地花我的钱?难道你真的是我儿子?”林怡安嘴角勾起,露出看自己的“好大儿”的表情。

        李初一副被羞辱的模样,“我才不稀罕花你的钱!你不要侮辱我!”

        “好啊,那你还钱吧。”林怡安朝那位哭丧着脸的工作人员招了招手。

        倒了大霉的工作人员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等待指示。

        身材高大的男人被花树挡住了半边脸,他略微抬头。

        得到指示的工作人员赶忙跑到了林怡安身边,“您有什么吩咐?”

        “把以前我花的冤枉钱列一个单子,发给这位……不怎么看重脸皮的先生。”林怡安抬手指着李初。

        李初脸色涨红,口不择言道:“那都是你自己愿意的!”

        “哦,我现在不愿意了。”林怡安笑了笑,提醒他,“别忘了支付猴子石雕的费用,我看那个石雕挺不错的,很符合你的形象。”

        李初深深看了一眼林怡安,跟着一个护卫离开了。

        而肆意谩骂林怡安的那几个人,被另一个护卫盯着,不情愿地离开。

        他们还想回头再骂几句,突然被一道视线锁住,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爬遍全身,几人迅速跑走了,不敢停留。

        林怡安拽着白汀溪离开,走了几步,她看了一眼站在花树后面的男人。

        “谢了。”林怡安挥手告别。

        “啊?谢谁?”白汀溪回头看了几眼,没必要对刚才那位工作人员道谢吧。

        林怡安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走吧,小迷糊蛋。”

        “安安!”

        ……

        然而今天好像是个倒霉的日子,林怡安又被人拦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