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文学

首页 穿成反派后我只想种田
字:
关灯 护眼

第六章 回帝星

        “你要回帝星?”

        “是的,父亲。”看着光屏里陌生的面孔,林怡安有一瞬间的失神,这个人不是她的“爸爸”,她再也回不去了。

        “为什么?翡蓝庆典还没结束。”

        “翡蓝星不好玩,这几天我都进医院三次了!”林怡安突然想起来“自己”是个被惯坏的孩子,那么说什么做什么根本不用顾忌太多。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宝贝,妈妈和爸爸现在就过去。”一道女声突然加入,显得焦急万分,担心不已。

        林怡安看向白汀溪,她似乎在白汀溪的眸子里捕捉到一丝异样,不过很快白汀溪就恢复了正常。

        继母过于热切的态度让林怡安有些不适,她说不出哪里不对劲,或许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安安,你等我们过去,不许乱跑。”林齐仔细打量着光屏里的女儿,似乎在查看哪里有伤。

        “安安,听爸爸的话,我们就看看你,没什么问题就让汀溪陪你回去。”光屏之外的女人温柔地说着,在她说完这句话,光屏就消失了。

        唔,好像哪里真的怪怪的。林怡安望着恢复成腕带的通讯器,百思不得其解。

        白汀溪:“安安,我去给你收拾东西。”

        林怡安连忙阻止,“不用,姐姐你去收拾自己的东西吧。我刚买了一盆翡蓝花,送到之后你帮我检查下。”

        “好!”

        ……

        白然挽着林齐的胳膊,优雅地走进客厅,看到客厅里的白汀溪她只微微点头。

        然而在林齐注意到白汀溪之后,白然放开林齐,走到白汀溪身边,一边帮她整理物品一边无比自然地询问:“安安呢?你帮她收拾好了吗?”

        林齐在沙发上坐下,他原本在参加聚会,但为了女儿还是赶了回来。

        “嗯。”白汀溪应了一声,她看了白然一眼,“安安买了翡蓝特有的花茶,母亲想尝尝吗?”

        白然摸了摸白汀溪的脑袋,笑着回应:“当然,我去泡茶,你继续收拾。”

        “汀溪,这几天你和安安相处的如何?她有没有欺负你?”等白然走了之后,林齐问道。

        “父亲,安安很好,她没有欺负我。只是我没有照顾好她,她扭伤了脚,又……”

        “父亲!你来啦!”林怡安打断了白汀溪的话,她从楼梯上快步走下来。

        林怡安让系统在客厅里装了一个小型的窃听器,不会被发现,也不会留下痕迹。

        她毕竟不是原主,在原主的亲人面前她得谨慎一点。不过她听到白汀溪在揽“锅”时就受不了了,连忙下来。

        “小心点,汀溪说你扭伤了脚。”林齐责怪道。

        “是啊,我不小心摔倒了,要不是姐姐在旁边我伸手拉了她一下,我可能头都摔破了,只是扭伤已经很好啦。”林怡安在沙发上坐下,离林齐很近。

        这是原主的习惯,她很依赖自己的父亲,甚至为了让父亲开心,她还会称呼白然为妈妈。

        当然她内心里是很反感这一点的,所以私底下变本加厉地折磨着白然和白汀溪。

        “不要瞎说。”林齐抬手轻轻敲了一下林怡安,“你这不是活蹦乱跳的吗,为什么急着回去?”

        “我怕再次进医院呀,最近可能运气不太好,等我运气好一点再来翡蓝星玩吧。”林怡安扯了扯林齐的袖子,“父亲,我想回去嘛。”

        林怡安:快点答应吧,不然我直接跑了,反正也不会崩人设。

        她倒不是怕进医院,而是因为成御跑了啊,她没法做任务!

        这个系统能够直接影响她的身体,鬼知道后面有什么样的惩罚,她不想用身体去试了。

        她不想让健康的身体受到莫名其妙的惩罚,她想要好好地,快乐地自由地活下去。

        “让唐利送你回去。”林齐拍了拍林怡安,转头问白汀溪:“你要回去吗?如果不想跟安安一起回去,可以在这里多待几天。”

        “我想!”林怡安急了,没有白汀溪她还怎么完成任务。

        白汀溪噗呲一笑,“父亲,我要回去,和安安一起回帝星。”

        见白汀溪是真的想回去,没有任何勉强之色,林齐点头表示同意。

        “在说什么?”白然端着茶盘过来,仪态端庄,不像是手里捧着茶盘,而像是在酒会上端着酒杯款款走出来的女神。

        “她们都要回帝星,正好,我们两个人可以多过一段时间的悠闲生活。”林齐笑着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白然笑着将茶盘放下,“安安你买的花茶闻起来好香,我在翡蓝商城没有见过这种,是在哪里买的?”

        “是在庆典上买的,好像是哪个村子的特产,记不住。”林怡安自顾拿起一杯茶喝了一口,还不错。

        “怪不得香气如此淳朴自然。”白然捧起一杯递给林齐,“你尝尝。”

        花茶并不符合林齐的口味,他喝完一杯,放下后夸赞道:“挺好,安安喜欢吗?我让人多买一些带回去。”

        “好啊,我很喜欢。”林怡安看出来林齐不喜欢花茶,她倒是不在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口味。

        白然看了林怡安一眼,动作优雅地给空杯子再次斟满茶水。

        林怡安在心里笑了笑,面上却不显,她喝完杯子里的花茶,感叹了一句:“真好喝呀。”

        “是啊,这花茶很不错。”白然附和着。

        林怡安默念:父亲,你怎么不喝呀?

        996【???】

        林怡安:原主应该会说这句话吧,她看不出来林齐不喜欢花茶。

        【所以呢?】吓死了,还以为叫我呢。

        林怡安:所以她不是来加入这个家庭的,她是来破坏这个家庭的。

        【白然?】宿主的注意力怎么总是在奇怪的地方,就不能只想着成御吗。

        林怡安:还能有谁?

        【她毕竟是继母。】

        林怡安:她不喜欢我这很正常,为什么我感觉她也不喜欢白汀溪,觉得白汀溪拖累了自己?

        【应该是的,白汀溪代表着她的过去,想看看吗?我帮你查。】

        林怡安:没兴趣。

        这快速的回答让996一时无言,话题是她挑起来的啊,她为什么这么淡定!

        【宿主,有一件事我想问你。】

        林怡安:说。

        【你不是给我给我取了名字,你为什么不用那个名字叫我?】

        林怡安:哦,那个啊,感觉不方便。

        996:???所以为什么要多此一举,而且好像只有它自己在意这个称呼,为什么要这样折磨它!

        ……

        两个小时后,林怡安坐上了回帝星的飞船。